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而这个时候,开始了双线叙事。
鬥戰蒼穹 小說
一个叫巴达卡的小男孩,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这部电影,不叫《克鲁亚斯·陈》,而叫《巴达卡》!
虽然从戏份和重要度上来说,克鲁亚斯·陈才是真正的主角。
但是真正触痛了全世界人的底线,却是那个叫巴达卡的孩子。
而现在,这个孩子上线了。
他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在这个小渔村,只是他对外面的世界,表现出了更多的期待。
和他的同伴们相比,他更好学,更安静,在上课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他总是愿意缠着克鲁亚斯,听他讲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在课堂上,克鲁亚斯教给大家唱了一首歌。
稳住别浪 小说
一首叫做《拾星》的歌。
谷小白的歌曲,终于出现在了电影里,而且是毫无改编,但却毫不违和。
因为这是现实中真正发生了的故事。
克鲁亚斯教给了全班的孩子唱这首歌的印尼语版本,然后又传到了网上,引起了全网轰动。
在东南亚网络上,这个版本的翻唱播放量,仅次于谷小白的原唱。
而每时每刻,都有人到这首歌的下方,去缅怀克鲁亚斯,缅怀那位真正的勇者。
跟 我 回 家
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大家依然没有忘记他。
甚至随着《巴达卡》的上映,这段视频的热度,再次回到了榜单上。
而电影里,在教室里学会了《拾星》之后,巴达卡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充满童趣的音乐,跟着他的脚步。
轻快,却又让人难以安神。
因为,和之前的那音乐,需要拼命拼凑才能找到端倪比起来,现在的这首歌,实在是太简单明了了。
《拾星》的副歌部分,那段童谣!
一首《拾星》,念诵的部分给了《海盗》,而副歌给了巴达卡。
作为巴达卡的主题,他的专属BGM。
此时,这首本来在《拾星》中略显凄厉悲凉,足以刺痛所有人的童谣,此时却真的充满了童趣,正如巴达卡面上的表情,欣喜而纯真,却令人刺痛。
但还没有回到家,巴达卡就听到了里面惊慌失措的声音。
巴达卡低头,就看到地上有一滴滴的鲜血,他心里咯噔一声,狂奔进了家门。
然后就看到一个男子躺在血污里,奄奄一息。
那是一个半大的少年,大概还不到20岁,身材矮小,皮肤黝黑,此时面色苍白,可见伤势非常严重。
“巴达卡,快来看看你的哥哥吧……”他的父亲站在一旁,神色有些黯然。
“琉马哥哥!你怎么了,琉马哥哥!”巴达卡惊慌失措。
“巴达卡,你哥哥受伤了,明天你跟我去干活吧。”父亲道。
巴达卡猛然抬起头,看向了父亲。
然后他又低下头去,低声道:“我……我不想当海盗,克鲁亚斯老师说,海盗是坏人……”
“嘘……”半大少年慌忙对巴达卡嘘了一声。
只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所以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顺着口唇流下,触目惊心的红。
“我没事,明天还是我去,咳咳咳,我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琉马道。
在这部《巴达卡》里,最大的不同是,并没有极端渲染海盗的恶。
虽然现实中,他们真的是恶贯满盈,但是在电影里,却并非是只有克鲁亚斯·陈一个人是善良的。
不论是警告克鲁亚斯的船老大,还是劝他离开的老人,甚至是这位琉马哥哥,都是巴达卡世界中的光。
和真实的情况相比,电影的世界,其实反而显得没那么黑暗。
因为,这是一部要在全世界公映的电影,而现实,已经太过黑暗了。
现实中,他们已经不再视恶为恶,已经扭曲到了极点。
电影里,他们却还在为此而抗争。
这一刻,代表巴达卡的牵星副歌部分,和代表海盗的念诵部分,在背景乐上响了起来,以激烈到极点的形式,紧张地交织在一起。
争斗!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项链 小说
这是善良和邪恶的争斗!
紧张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争斗。
而托卡夫斯基却发现,这配乐的风格,在变。
从之前谷小白以唢呐代替了萨尔内,随后,中国的笛子代替了印尼横笛类的乐器苏利姆;中国大鼓和鼍鼓,代替了“贡当”和“格尔当”……
争斗之中,一间间的乐器褪去,换上了新的乐器。
这种感觉,就像是“新陈代谢”,整个电影的配乐,开始逐步从印尼的风格,向中国古典乐的风格过度。
这,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变化。
一方面,更先进,音色更饱满更丰富的乐器,代表了情绪的递进。
也以更强的力量,强化了冲突。
但同时,也将中国古典乐的审美,牢牢钉入了观众们的脑海里。
“我去找老师来帮忙琉马哥哥!”画面上,巴达卡转身就跑。
过了一会儿,他带着一些药物回来了。
“琉马哥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看着琉马的痛苦得到缓解慢慢平静下来,巴达卡露出了笑容。
可他身后,他的父亲的面容,却阴沉到了极点。
太阳落山了,夕阳的光线照射了过来,从低矮的围墙投射过来,将整个画面分成了对角线的明暗两极。
巴达卡和琉马在光明之下,而父亲却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在音乐的烘托和渲染之下,电影在不断向前推进。
而观众们,大多已经沉浸在了电影的世界里。
病王絕寵一品傻妃
虽然比现实中多了一些铺垫,但是电影世界里,事情终于来到了那一幕。
海岛渔村里,火光冲天而起,当巴达卡冲到了克鲁亚斯的房间前时,只看到了一片尚未熄灭的灰烬。
就在此时,凄厉的唢呐声响起,在梨园乐团的伴奏之下,一首唢呐协奏曲淹没了整个电影,淹没了整个影院,淹没了全世界。
《栖青山》!
曹宝东和谷小白,寻找青山老爷子时,胸有感悟所写的那段唢呐曲!
此时此刻,《巴达卡》的配乐风格,已经完全蜕变。
它脱去了印尼风格的伪装,变成了真正的,中式古典乐!
而它也变得大气磅礴,振聋发聩!
一个学生,失去了恩师。
一个刚刚踏上旅途的旅人,失去了向导。
一个世界,失去了光芒。
克鲁亚斯死了,牺牲了他的生命,却没能换回一个孩子的未来。
巴达卡的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