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劍神
小說推薦凌天劍神凌天剑神
柳薇张弓搭箭,当即就遥遥地锁定了那南华仙人的身影,张开弓弦,一箭猛然射了出去!
箭头之上,火光暴涌,俨然是浮现出了一头朱雀虚影,张开嘴巴,发出惊人的怒啸之声,破空而出!
哇哈哈八宝粥 小说
划破虚空,犹如一头活生生的朱雀,以惊人的速度,将那正在半空中快速飞行的南华仙人命中!
南华仙人惨叫一声,当即就像是一只被射中了的大雁一般,从那天空之上栽落了下来。
他的身体,似乎沾染了一种强大的真火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整个身躯就都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双空荡荡的白色仙翼。
被柳薇给收取了过来。
这白色仙翼,显然是一件低阶的至宝,竟能够在这太初仙界之中,拥有飞行能力,足可见其不凡。
柳薇得到了这一双白色仙翼,二话不说,就把这一双仙翼给炼化,装在了自己的身上。
背后装上了仙翼,柳薇自我打量了一番,旋即身形一闪,便闪身出现在了半空之中,俯瞰着凌尘和夏云馨两人。
“这飞行至宝不错,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
欣赏着这一身美丽的雪白双翼,柳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凌尘无奈,不知道已经陨落的南华仙人,在听到这话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有了这飞行至宝,我们走出这片荒原,便指日可待了。”
柳薇催动着身后的仙翼,随即便身形一掠,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半空中,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更远的方向暴掠而去。
“走,我们跟上。”
凌尘和夏云馨两人,看着柳薇迅速远去的背影,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接下来,三人便以柳薇为向导,手握黄金罗盘,在这荒原中,继续穿行了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后。
凌尘三人终于走出了荒原,眼前的天地陡然就豁然开朗起来,终于开始出现了人烟。
那是一座太古仙山,在那山下,有着许多村镇林立,在那山岩之间,一座座城池耸立,无数的禁制阵法密布于其间,十分地繁荣。
柳薇手中拿起了一块仙符地图,旋即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道:“这里应该就是武陵山了,这些城池,村镇,全部都是归属于武陵山。”
凌尘点了点头,他站在一座山头之上,目光向着那一座座城池和村镇望去,旋即他却皱了皱眉,因为视线当中,他竟发现,出现了盗匪,开始劫掠附近的村庄。
“这太初仙界之中,怎么还有盗匪?”
凌尘惊异,看到这些横行的盗匪,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这可是仙界重地,怎么还会有盗匪这种东西,在这附近劫掠。
“这太初仙界上住的又不都是大圣人,怎么会没有盗匪?”
柳薇摇了摇头,“那武陵山势力虽大,首领武陵仙君是一位金仙,但是一位金仙的手,却也伸不了太远,基本就是这武陵山的周围,而且那些村庄,居住的都是一些实力低下的人,他们本身的价值十分有限,不能给武陵山上缴多少赋税,武陵山自然不会费多少力量去保护这些地方。”
凌尘闻言,这才面露一丝恍然,算是明白为什么了。
说白了,还是这些村庄太弱,太穷,没有出手保护的价值。
如果是武陵山上的那些城池遭袭,恐怕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而那些盗匪,恐怕也深知这一点,只敢拿那些村庄下刀,是绝对不敢去袭击那些城池的。
本来,这太初仙界就人口太多,那些弱者的性命,恐怕就犹如蝼蚁一般,那武陵仙君为一代金仙,那在这太初仙界之中,好歹也算是一方大人物了,自然不会去在意那些蝼蚁村民的死活。
“这个武陵仙君,并非是此地绝对的霸主,他同样需要向上面的仙王称臣纳贡,这武陵山的上面,便是金剑仙王。”
金剑仙王!
凌尘心中一动,这背后,终究还是有仙王撑腰啊。
之前万界城主和夸馥都说过,这太初仙界中等级森严,尊卑有序,九大仙皇的统治十分稳固,牢不可破,凌尘还将信将疑,现在总算是能体会到了。
“金剑仙王乃是禹皇之兄,实力非常强横,我们这算是到了禹皇的地盘上,接下来可要低调一点了。”
柳薇在理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头绪后,便也是立即收起了背后的一双仙翼,不敢太过造次。
这一双仙翼,毕竟是那南华仙人的东西,这要是被人给认了出来,无疑会招来不小的麻烦。
柳薇虽然身份特殊,天不怕地不怕,但她却不是个傻子,在九大仙皇的地盘上,还是要低调一点,在这里,她的身份,只会给她招来更大的麻烦。
三人在这武陵山前,进入了一座城池当中。
在缴纳了十枚不死丹作为入城费后,三人便进入到了城池当中。
三人在进入城池之后,便见到两边的街道上,响起了一阵阵的吆喝声。
“各种各样的仙兵,低价处理,清仓大甩卖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一截不死仙藤,便宜买了,一百枚不死丹!”
“一本金仙亲自谱写的修炼日记,只此一件孤本,不要三千,不要两千,只要九九八!”
此地,仿佛就是一座凡人城池一般,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两边的店铺货摊,很多小贩在那里叫卖。
凌尘三人,对于这种坊市,显然也是颇为感兴趣,也是在此处暂时驻留。
这地方,似乎什么东西都有得卖,仙兵、仙药甚至仙藤,甚至于金仙的修炼日记,都在这里有的售卖。
只不过,这些东西良莠不齐,真假难辨,如果没点本事,很难甄别出来,这些东西究竟是真是假,到底真是值得购买的宝物,还是滥竽充数的废品。
不过,按照凌尘以往的经验,这些东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些无用之物,其中有价值的东西,怕是寥寥无几。
然而,凌尘的目光,很快就看向了旁边摊位,落在了一块不起眼的黑色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