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李煜叹息了一阵,才说道:“传旨给齐王,天竺已经册封给朱雀王了,让他不要打这边的主意了,一个小小的天竺,留给朱雀王就可以了,难道朕的儿子,还拿不下天竺之地吗?”
李煜最后还是接受了向伯玉的建议,天竺之地让给了李景隆,虽然他知道李景琮若是率军前来,前后一起夹击,必定能够尽快解决天竺,但这对李景隆不公平。
“陛下圣明。”向伯玉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一股凶厉的目光正在望着自己,他都喘不过气来。
李煜却是叹了口气,目光闪烁。他虽然回了李景琮,但对李景隆另外一个要求尚且没有做出任何回复。
燕京城中,齐王李景琮站在一个硕大的海图面前,地域很广大,虽然上面记载的地方不怎么详细,可是也能粗略的看的出来。
“殿下。”陈述之走了进来,看见李景琮,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老将军,请坐。”李景琮对陈述之很恭敬,巨鲲水师加入大夏,这些年和当初的前隋水师组成了大夏水师的根基,现在大夏水师拱卫海防,从南到北,十分强大。
“这是南洋海图?”陈述之看见面前的海图,双目圆睁,他是水师的大将,对大海上的一切很熟悉,一眼就看出了这是海图,是大夏的将士和商旅苦心篆刻出来的,每幅海图基本上就是数人或者几十人的性命换过来的,十分珍贵。
“不错,正是南洋海图。”李景琮感叹道:“不见这样的海图,不知道天下之大,大夏不过其中的沧海一粟。”
“这是陛下命名的星洲?”陈述之指着最南端的大块陆地说道;“臣听说过,那里有一种动物,居然胸口前面有个口袋,被称之为袋鼠。”
“不错,星洲多大,到现在还不知道,兵部也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标记,想要到达星洲可不简单,五牙大船从泉州出发,恐怕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到达,大海之上风浪无数,也不知道有多少艰险,一去,想要回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李景琮目光中多了一丝火热。
从得到的消息来看,星洲硕大硕大无比,其大丝毫不下于中原,若是能占据星洲,必定可行王霸之业,这是他非常想要得到的。
亂世 佳人 線上 看
“殿下,想要夺取星洲?”陈述之将李景琮的表情放在眼中,顿时知道眼前这位皇子心中所想,居然想夺取星洲。这可是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我虽然很想,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军从泉州出发,都要一年的时间,从燕京出发,所耗费的时间更长。”李景琮摇摇头,大夏的水师虽然很强大,但出征一年多,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非要举全国之力才能做到。李景琮暂时还没有这个权力。
陈述之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担心,李景琮头脑一阵发热,想要夺取星洲之地。那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过星洲虽然不行,可是南洋却未必不能。”李景琮目光落在几个巨大的岛屿上,说道:“陈卿,你看这里,南洋诸岛,上面物产丰富,土地较为肥沃,当地土著实力比较小,若是能占据这里,然后再寻找机会,继续南下,夺取星洲,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陈述之听了心中骇然,没想到李景琮居然是打这个主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办法的确是一个主意,不仅仅可以得到一个硕大的地盘,还能得到更多的领土。
“殿下,陛下那里?”陈述之有些担心,如此大规模的调兵,可不是李景琮一个人能做到的,恐怕还需要得到天子的圣旨。
“父皇那边恐怕也是不会反对的,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番事业,没有必要盯着那一张位子,现在我自己去打天下,总比留在中原好吧!你应该知道吧!我那大哥现在已经是朱雀王了,不久之后,他就是朱雀王国开国太祖了,可比我们这几个人要风光许多。我其他的几个兄长,都是在历练,可是治理一国,不也是在历练吗?比在中原要好得多。”
陈述之听了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这种涉及到大位传闻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做将军的可以管到的,稍不留意,就会有抄家灭族的危险。
“进攻一个小小的岛屿,需要多少兵马,面前的敌人倒不算什么,孤担心的是看不见的敌人,在南洋诸岛上,有许多看不见的危险,气候、毒虫等等,都是要注意的,相比较而言,还是陆地上要好一些。只是在陆地上,我们也没的选,现在朝廷的兵马都在天竺和西域,我们并不知道父皇什么时候,才会将目光放在南洋。”李景琮摇摇头。
“陛下相信很快就会还朝,毕竟征战在外多年,将士身心疲惫,也是需要休整的时候了。”陈述之想了想,说道:“臣猜测,陛下明年春季就会班师还朝。”
“回来好啊,回来好啊,看看,周王在朝中干的事情,乌烟瘴气的,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什么人都收,父皇也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是鞭长莫及,还是等待机会,一起算账。”李景琮冷哼了一声,显然对李景桓的治国理念是不赞同的。
“臣听说,江南那边闹的比较厉害,江都、建康、姑苏都是难得一见的富贵之所,周王和那边的关系比较深。”陈述之忍不住说道。
“盐商吗?孤记得以前好像杀过一批,怎么到现在又出来了?”李景琮忍不住询问道。
“盐商吗?殿下,杀了一批,又有一批,这些人拿着朝廷给予的食盐,可是赚了不少啊!”陈述之目光闪烁,就差没有说这些家伙在贩卖私盐的事情了,当年,他还是水盗的时候,跟在云玉珍后面,也曾经干过这种事情,对这件事情很熟悉。利益动人心,财帛动人心,江南那些家伙怎么忍受的住这么庞大的利益。
“哼哼,上次长孙娘娘曾经出手过一次,没想到这次选的人还是这样。”李景琮脸上的不屑之色更浓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李景桓的所作所为迟早会爆发出来。
“嘿嘿,殿下,老臣认为这件事情殿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监国殿下在干什么,世人都看在眼中,崇文殿的几个大学士不也是没有说话吗?”陈述之笑呵呵的说道。
他虽然是盗匪出身,但心里面还是有点本领的,或者说是盗贼天生所拥有的狡诈。认为李景琮不应该插手此事。
傾城 毒 姬
“这是自然,我怎么可能插手此事呢?我只是做好的事情就可以了,只要他不来惹我,一切都好办。”李景琮自然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他现在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想到李景隆的朱雀王国,他心中就是一阵火热。利用朝廷的队伍,帮助他打下一片疆域,自己去当皇帝不好吗?
唯願來世不相識
崇文殿内,李景桓面色俊朗,坐在宝座之上,稚嫩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疲惫,下面的岑文本等人脸上也难掩疲惫之色。
“诸位先生,现在是年底了,这一年即将渡过,先生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李景桓脸上露出一丝强笑。
“大军在外面厮杀,开疆扩土,是一件好事,听说,陛下在天竺缴获甚多,相信可以填补户部一些钱财,最起码抚恤和奖赏是不用我们操心了。”范谨身形消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六月江南大水,八月黄河大水,若非中南半岛那边粮食充足,朝中的灾民都让我们吃力。”虞世南苦笑道:“陛下还要用兵,还要迁徙灾民,这些都是要耗费大量钱财的。今年能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殿下可是从江南的那些土财主手中得了不少的钱财,这些钱财都已经填补了朝廷的缺漏了。”高士廉连忙说道:“相比较而言,我等惭愧,连累了殿下。”
“只要能为朝廷效力,损失点名声又算什么,年底了,孤这个监国之位也到头了,岑先生,可以动手了,再不动手,下面的百姓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李景桓一脸的轻松,说道:“以前孤认为父皇很轻松,现在才知道,这治理国家,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过,想来明年将会轻松许多,毕竟天竺已经拿下来了。传闻那里有金山银山。”
“那可说不定,朱雀王想要尽快完成对天竺的统治,手中没有银钱是不可能的,他肯定是想截留部分钱财。”岑文本摇摇头。
“那怎么可能的,今年朝廷吃紧,若非殿下自污,恐怕我们今年这个年还过不下去了,就等着从天竺得到大量的钱财,怎么能让朱雀王截留俘获呢?这绝对不行。”范谨听了面色一变,大声说道:“我认为立刻让户部前往天竺,解押金银珠宝。其二,敦促陛下班师还朝,最起码,两年之内,不能有大战爆发。我大夏需要的是休养生息,而不是常年的战争。”
众人听了心中一阵苦笑,这些道理,众人也是知道的,甚至大夏皇帝也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最后怎么执行,那不是你的事情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战争有的时候,总是在不经意间爆发,听说齐王最近想南下,从海上支援南征大军,孤想,他恐怕不仅仅想从海上支援父皇,而是想着攻占南洋群岛吧!”李景桓笑眯眯的说道。
作为监国,对于朝中发生的事情还是知道的,李景琮的想法,他也是能猜到一二,只是他并没有反对,这种事情他甚至是乐见其成的,南洋那是什么地方,攻占那里的岛屿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甚至他在怀疑,李景琮并不是想征战南洋,而是想去天竺。
腹黑邪王神医妃 小说
“朝中的粮草并没有多少,明年的计划并没有大规模的作战,甚至天竺土著也是如此,朱雀王朝的建设,是不是应该由朝廷来负担。”高士廉忍不住说道。
朱雀王朝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以后就是李景隆的基本盘,谁也不可能得到那个地方,现在让朝廷帮助朱雀王去建设,这日后算怎么回事?这件事情谁也不敢答应,谁答应了,下一任皇帝肯定会找你麻烦的,甚至他相信满朝文武也是这么想的。
“无论是中南半岛也好,或者是扶桑也好,一直以来都是我大夏的补充,钱财、粮草,甚至人口,都是从这些获得,从来就没有对这些地方有过投入,只有对那些地方的索取,现在天竺特殊,我们不索取已经很不错了,什么时候还向那边投入大量的精力,这并不符合大夏的利益。”范谨拒绝道。
“不错,朱雀王是如此,那日后还有许多皇子,这些皇子们都有封地,难道也是如此吗?那我们大夏还管不管国内的百姓了。”高士廉摇摇头。
混沌丹神
若这天竺是大夏,支援一阵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现在天竺即将成为朱雀王朝了,一切都与大夏没有任何关系,岂能还向天竺投入呢?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这件事情,我会向陛下禀明的。”岑文本脸上多了些疲惫,说道:“诸位,殿下刚才说了,有些事情也该解决了,朝中最近风气有些不对,这种风气不好,这才多少年,贪图富贵,互相攀比,这种不正之风越来越厉害了,诸位也是知道的,陛下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事情了。”
众人听了顿时默然不语,现在大夏的情况很有趣,前朝勋贵子弟多纨绔,可是现在不一样,勋贵子弟为了继承的封地,多加入军中立功,而那些官宦子弟、富贵人家,却多纨绔,尤其是那些商人之后,更是如此。争相斗富、相互攀比等等,这些时期不时的在燕京城中发生。
一旦皇帝回来了,众人难免会吃挂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