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让人意外的火炮发射,给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带来了非常大的震撼。
不过,台上的李宽并没有给大家预留太多的消化时间,就开始将主题转移到了具体的奖项上面。
毕竟,今天毕竟是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典礼。
“算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
在科学研究之中,凡是用不上数学的地方,凡是和数学没有联系的地方,都是不可靠的。”
李宽一上来就给大家抛出了一个很是火爆的观点。
在此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人把算学摆在一个这么高的地位。
哪怕是在观狮山书院,最火爆的也是格物学院,其次就是医学院和化学院。
哪怕是商学院和农学院的热度,也要比算学院要高。
也就是明显不受重视的经学院在算学院面前,同病相怜。
但是今天李宽却是出人意料的说出这么一些话,立马就把现场许多人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回来。
火炮这个东西,以后慢慢再研究吧。
还是先听一听李宽这个大唐太子的发言来的重要。
“当格物学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算学的发展水平就会成为格物学发展的一个桎梏。
同样的,商学院的许多经济学原理,要想让大家信服,也都是需要整理成相关的数据,直观的体现出来。
至于化学院,各种化学反应的计算,都是离不开算学。
甚至就是医学院里头,也有算学的用途。
在过去的时间中,我们大唐有许多优秀的人才研究算学,也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单单刚刚大家看到的火炮发射,其中炮弹的落点和炮口角度的调教相关问题,其实都是跟算学密切相关的。
其中又以抛物线相关的理论在这里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为算学大家王孝通的继承人,王盛在抛物线方面相关的研究是最深入的。
他的《抛物线的应用》这篇论文,更是《科学杂志》在过去一年发表的论文中当中最为经典的论文之一……”
伴随着李宽的说话,台下的许多人都有了不同的反应。
“王盛,你要获奖了!
重生之愿为君妇 小说
你终于要获奖了!”
王杰的心情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原本他今天只是过来凑热闹的,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堂弟会获奖。
他可是知道,当年自己堂弟跟观狮山书院之间可是有一点过节的。
再加上过去几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基本上都是颁发给了观狮山书院的学员。
在王杰等人的眼中,今年显然也不例外。
可是谁知道李宽第一个公布的奖项,居然就给到了外人。
甚至还史无前例的把算学的地位捧的那么高。
科学是什么,很多人不一定搞的清楚。
但是李宽对于科学的重视,那是许多人都非常明白的。
现在李宽亲自说算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这对算学来说,可谓是非常高的褒奖了。
哪怕是当年李宽特别重视格物学院,也从来没有说过格物学是所有学科的基础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话。
无形之中,王盛拿下的这个大唐皇家科技奖算学奖的含金量,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这……我这是真的获奖了吗?”
王盛也是满脸懵逼。
他显然也没有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获奖。
虽然收到邀请函的时候,他也是觉得比较奇怪的。
但是哪怕是觉得再奇怪,也没有跟自己获奖联系在一起。
“是的!你快上去颁奖吧!
这可是大唐皇家科技奖,有这么一个奖项,以后你去大唐任何一个书院担任教谕都是没有问题了。”
王杰推了推王盛,让他赶紧上台。
现在全场的眼光都在看着他呢。
“这个李宽转性子了吗?居然舍得把大唐皇家科技奖办法给观狮山书院之外的人?”
孔颖达很是意外的看到算学奖居然颁发给了王盛。
这个王盛的名字,他也是有听说过的。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王盛居然会获奖。
“王盛在大唐的算学圈子里头还是很有名气的,甚至在早些年的时候,他还是长安城里头的算学天才呢。
沉寂了那么多年之后,他也在《科学杂志》上面发表了不少的论文。
太子殿下非常重视火炮那个东西,他研究的抛物线的理论,又恰好可以用到火炮的发射之中。
所以今年才因缘际会的获奖吧。”
司马才章结合自己了解的信息,进行了初步的分析。
“如果是因为火炮的原因的话,那倒是也可以理解。
算学的相关理论研究,隔三差五就有一些新的东西出来。
但是到底哪些可以获奖,哪些没有资格,大家都很难给出答案。
说的不好听一点,李宽想要给谁颁奖都可以。”
孔颖达对于算学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明算科怎么也算是大唐科举之中有着比较重要的一个科目。
多多少少,孔颖达对于算学也是比较重视的。
毕竟,很多基本的算学原理,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有所涉及的。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后世的时候,最知名的奖项诺贝尔奖中,却是并没有数学奖。
据说是因为一个数学家抢了诺贝尔的女人。
这也无形之中让另外一个叫做菲尔兹奖的东西,成为了数学领域的诺贝尔奖。
估计诺贝尔在地下面,也会恨菲尔兹恨的想要跳出来吧。
“陈教谕,这么多年来,这是算学奖第一次颁发给外人。
在此之前,全部都是我们观狮山书院的教谕或者学员,亦或是曾经的观狮山书院的教谕或者学员获奖的。
有了今天这个例外,以后的算学奖的竞争就更加激烈了。”
契苾朵朵跟陈五妹的关系还不错。
虽然一个是唐人,一个是突厥人。
不过作为观狮山书院为数不多的女教谕,并且她们都还是获得过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女人,她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神級強者在都市
“太子殿下一直都想要进一步的扩大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科学技术的研究之中来。
这一次为把算学奖颁发给观狮山书院以外的人,也不算多么奇怪。
哪怕是今年没有这样做,过个几年也迟早会这样子做的。
这个算学奖要是总是在我们书院内部轮转,那么影响力就会慢慢的下降的。”
陈五妹的心态倒是放的很好。
当然了,这跟她能看透这个事情背后的意义也有关系。
就像是后世的乒乓球比赛一样,因为奖项基本上都是在华夏或者是东亚的几个国家当中,其他人没有什么竞争力。
这么一来,乒乓球的影响力想要在全世界扩大就不大可能了。
并且甚至还传出过奥运会要取消乒乓球比赛的传闻。
虽然这个传闻不见得会落地,但是只要也说明一个东西老是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头转来转去,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的也是,太子殿下如今是大唐的太子殿下,看问题的角度肯定跟当年的楚王殿下不一样了。
不过虽然其他学院的人获奖的可能性变高了,不过我对观狮山书院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契苾朵朵这辈子都跟观狮山书院绑在了一起,对于观狮山书院自然也是信心十足。
“王盛的实力也是可以的,他那个抛物线的研究如果真的在火炮上面有很好的运用的话。
那么这个算学奖颁发给他,我倒也觉得还算公平。”
隐约觉得自己刚刚的话似乎有点醋意,陈五妹又补充解释了一下。
不过,算学奖开了这个头,其他的奖项有资格获奖的人,心情却是立马也变得不一样了。
“师父,你说格物奖会不会也颁发给其他书院的人呢?
这些年,伴随着其他书院格物学院的发展,他们也算是做出了一定的成绩。
如果太子殿下要让大唐皇家科技奖显得更加公平的样子,估计会把格物奖颁发给其他人呢。”
练志坚如今跟饶永祥混,在观狮山书院也算是一方人物。
他们搞出来的成果也有不少,虽然觉得自己获奖的可能性不高,但是也是有一点期待的。
“虽然太子殿下可能会有一些其他的考虑,但是我觉得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的宗旨是不会变化的。
如果真的格物奖颁发给其他书院的学员了,那么说明这些人的成果值得获得格物奖。”
饶永祥作为李宽的坚定支持者,心思还是非常稳的。
反正他自己也是拿过一次大唐皇家科技奖了,对于再次获奖,他虽然也有些期待,但是执念并不是很强。
“话是这么说,但是每年都有那么多的成果出来,真的要说值得获奖,那么很多成果都是值得的。
可是最终每年的奖项就只有一个,不可能给大家都颁发奖项的。”
练志坚这话,倒也算是道出了一个实际情况。
这些年,大唐在格物和化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是非常显著的。
许多研究成果都是有资格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的。
中原那保護過度的妹妹
但是最终到底给到谁,这里面的门道其实却是不那么透明的。
毕竟,这个奖项基本上就是李宽说了算。
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去询问李宽,到底为什么要把奖项办法给这个人。
“这个问题我们考虑太多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继续听一听接下来医学奖的情况吧。”
饶永祥看到台上的王盛已经晕乎乎的领完奖,并且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获奖感言之后,李宽立马就开始了医学奖的颁发。
“生命的起源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过程,而我们每一个生命的结构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好奇。
伴随着大唐格物技术的发展,显微镜的制作技术也有了非常大的提高。
不少书院都已经采办了显微镜来研究各种各样的东西。
其中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彭恩关于细胞的研究,可以说是最近一年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一个人为什么会生病,生病的时候身体会有什么具体的细微变化,这些都是许多人在研究的东西。
但是我觉得只有深入到细胞这个层次,很多疾病才会有更加好的治疗方法。
彭恩在这方面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他发现了细胞的基本结构。
并且还对细菌的细胞结构和一部分植物和动物的细胞结构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这些研究的进展,对于大唐更加深刻的了解生命,拯救生命,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的……”
伴随着李宽的这话,彭恩整个人都摊在了座位上。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医学奖,能够得到李宽的亲自颁奖。
他旁边的彭汉生就更加不用说了。
作为彭恩的义父,他显然是最希望彭恩能够出人头地的。
“彭恩,恭喜你,快上去领奖吧。”
不是师父,却是胜似师父的林然倒是比较淡定,还专门提醒了一下。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这些年做出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不管是各种新的疾病的治疗,还是新式药剂的出现,都离不开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努力。
至于医学院的附属医馆,如今更是稳稳的坐在了大唐最大、最强、最专业的医馆的位置上面。
“那个彭恩,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只是一个田舍奴出生吧?
并且还是那种无父无母的存在,据说还认了一个净身房出生的太监为义父。
就这么一个人,居然也能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
萧锴看着台上李宽正在给彭恩颁奖,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内心之中一直都是看不起平民百姓的。
哪怕是寒门子弟,也基本上都不入他们的法眼的。
“彭恩跟着林然,算是大唐有数的郎中,他能获奖,也不算多么奇怪。”
萧瑀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大唐皇家科科技奖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奖项,谁的成果好,就颁发给谁。
李宽基本上不会考虑太多其他的因素。
现在彭恩做出了成绩,获奖也是很正常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种背景出身的人都能获奖,我绝对未尝不是太子殿下在敲打勋贵世家子弟啊。”
萧锴的内心戏,显然还是很多的。
要是李宽知道他的想法,估计也要觉得无语了。
“太子殿下做事,不是我们能够随便揣摩到的,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颁奖典礼现场虽然有点闹哄哄的,但是大家的位置距离那么近,哪怕是萧锴压低了声音,旁边的人其实也是能够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