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浩漭,夜色如墨。
喀嚓!
一束闪亮了整个寂灭大陆的空间光刃,劈砍在了妖神殿,让那座世人敬畏的殿堂,突现密集裂痕。
有令众神窒息的磅礴妖能,伴随着深紫色的火焰涌现,骤然将妖神殿笼罩。
唰!唰唰唰!唰唰唰!
接连又有七道,一道比一道绚烂的空间光刃,从不同的虚空夹缝飞出,也劈射在了妖神殿。
被紫色火焰裹着的妖神殿,轰隆隆地震动着,让天下苍生惊惧不安。
暗藏千百种血脉法则的紫色羽毛,一片片地从妖神殿飞出,像是巨大的蒲扇,将那些空间光刃一一拍灭。
随后,神秘绽裂的空间缝隙,竟迅速地愈合了。
不再有后续的空间光刃,从那些裂缝内凝炼出来,也没有人向妖神殿再次攻击。
这像是一种试探,一种警告,或者说是一种挑衅!
可谁敢挑衅妖神殿?
殿堂周边的岩地,一幅幅凤凰、圣象、天蛇图变得鲜活,并有浓烈在妖血流淌。
以人族之身修妖决的蟒后徐子皙,还有赵雅芙、詹天象等后辈,没有随纯粹的妖族去深黯星域,此刻都聚集在妖殿。
他们眼神深沉,似乎接受不了妖神殿被攻击,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这一幕场景。
“会是谁?”1
徐子皙的魂念铺展开来,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通天商会,赤魔宗,临近的魔宫等等寂灭大陆的宗派和势力,不知多少道目光凝望着妖神殿,也发出和徐子皙一样的疑惑。
会是谁?
天地间,谁敢如此光明正大地挑衅妖殿,敢对这座妖神殿下手?
而且,竟然还是以如此绚烂凌厉的空间利刃!
虚空灵魅死在灰域,罗维在浩漭的地心深处,遭受幽瑀、钟赤尘和虞渊合力而亡,源界之神则是被大魔神贝尔坦斯逼回了深渊。
此时的诸天星河,还有谁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空间利刃?
精湛空间力量,且达到了如此境界,熟悉浩漭又痛恨至高妖凤者还能有谁?1
一个名字忽然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和脑海。
——时空之龙钟赤尘!
龙族无比痛恨远古时的妖凤,恨她串通神魂宗、鬼巫宗、地魔,将龙族给颠覆。
钟赤尘连“源界之门”都能剔除,说明他对浩漭空间法则的熟悉和精通,而且他是目前星空中唯一的那个达到极致者。
“错不了,必然是钟赤尘了!”
“龙族,终于要对妖凤下手了吗?”
“合情合理!要知道钟赤尘和龙颉两人,从一开始就打算先报复妖凤!在现在的世间,也就钟赤尘能在浩漭撕裂空间缝隙,向妖神殿斩出如此恐怖的空间光刃!”
沈 氏
明里暗里,不知多少人都坚信下手者,就是时空之龙钟赤尘。
……
玄天宗。
一座悬空的宫殿内部,因“九天神宫阵”被攻破,境界从自在境跌落到阳神的曹嘉泽,忽然抱头呜嚎痛呼。
在痛呼时,他眼角和耳鼻血流不止,模样凄惨无比。
很快,他连坐也坐不住了,只能蜷曲着身子,在冰冷的石地上翻滚。
其眉心深处,皮肉撕裂出了明显的伤口,仿佛有一道极为可怕的灵魂意志,洞穿了他的眉心,长驱直入地深入到了他的灵魂。
他的主魂,此刻早已缩入到自己的阳神,分散为一道道后游弋在九枚天宫印中。
一道道阴森森的气息,已占据了他的灵魂识海,淹没了他的阴神,还在搜寻着他主魂的踪影。
“小泽!”
林煜匆忙进来,看着倒地哀嚎的曹嘉泽,赶紧将一枚丹丸塞入他口中,喝道:“将其放在眉心!”
“毒,毒丹?”曹嘉泽一颤。
嗤嗤!
铜丸般的丹球内,有一束束赤红的闪电,赫然是雷殛宗的“炽魂殛电”!
“它有效!”林煜急喝道。
感受着脑海的痛楚,曹嘉泽不敢再有犹豫,旋即就将那一枚铜丸般的丹药,按在了他的眉心处。
哧啦!
顿有一束束的“炽魂殛电”从丹丸射出,向他的灵魂识海飞去,并巧妙地避过了他阴神,将那些侵入的阴寒魂念逐个扼杀。
王妃出逃中 妖妖
奇怪的是,从丹丸飞出的“炽魂殛电”对他没造成伤害,似识得他的灵魂气息。
半响后,曹嘉泽终于不再头痛欲裂,被阴森寒气遮蔽的阴神,也得以重见天日。
被他分散开来,藏在了九枚天宫印的主魂,也再次汇聚到识海。
面色苍白的曹嘉泽,望着一脸关切的林煜,深吸一口气,说道:“对方想要搜寻我主魂内的所有痕迹,尤其是我修炼的魂术,重点是和神魂宗相关的部分。”
“不过……”
迟疑了一下,曹嘉泽说道:“并不是神魂宗的路数。”
韩邈远传授他的魂术,结合了鬼巫宗和神魂宗两种流派,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他能以灵魂奥义封神,进而去接触地底的源魂。
所以如果是神魂宗的修行者,以灵魂侵入他识海的话,他自然是能感觉出来的。
“嗯,我猜到了。”林煜轻轻点头,似乎并不奇怪。
“啊!”曹嘉泽变色。
“宗主也想到可能会有这天,所以那一枚丹丸,是他在离开浩漭前,秘密告知我方位的,他也只传讯给我一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同样是宗主让我注意你,一旦看出情况不了,就取出丹丸给你。”林煜解释道。
曹嘉泽愈发吃惊,“宗主防备的是谁?”
“你再仔细想一想,侵入你灵魂识海的气息,有没有一点熟悉感?你去过恐绝之地,你的阴神在里面淬炼过,有它的气息和痕迹在。”林煜提醒。
曹嘉泽猛然一震,“它?它怎么敢?!”
“因为宗主避开了和虞渊的战斗,因为檀笑天被光之城困住,因为妖凤去了深黯星域,因为林道可分身无术。”
林煜冷冷一笑后,望着恐绝之地的方向,说道:“它想从宗主传授给你的魂术中,找到更多关于灵魂的秘密。还有就是,它似乎也在天外遭遇了强敌,它要熟悉神魂宗的术法,好做到知己知彼。”
“神魂宗,难道要对付它?”曹嘉泽愕然。
“听说,它在浮生界的一条支流,被摄魂给据为己有了。幽瑀被它安排着,活动于外域星河,似乎是因为还有别的支流同样遭难。”林煜答道。
“真是复杂。”曹嘉泽头疼不已。
……
通天商会。
石景儿,和君宸、周游、冯钟等人齐聚密室,一致认为对妖神殿下手者,就是晋升为至高之一的钟赤尘,因为也根本没第二个能符合条件的人选。
哗哗!
密室隔绝声音和灵魂的阵列,忽疯狂地焕发出光耀,这让里头几位商会的巨擘大为惊奇,不知是谁在强行窥探。
君宸冷着脸,正要将闯入者揪出来,突然听到了一缕心声。
他神色立即放松了,不过还是板着脸,冷冷地哼了哼。
石景儿知道了问题所在,紧张神情消失了,还轻声说:“有请虞小哥凯旋归来!”
嗖!
再次以本体真身,悄然回归浩漭的虞渊,落定以后,对密室的几人说:“我回来,是要带柳莺的本体真身离开。我在灰域找到了星罗步甲,我想看看柳莺有没有福气得到星罗步甲的青睐。”
话罢,他目光落在了君宸的脸上。
君宸有一丝激动,“星罗步甲?天生烙印着星辰真谛的,一头真正的星空巨兽?”1
虞渊含笑点头。
“倒是有心了。”君宸眼中冷意稍减,不过还是补了一句,“星月宗的段奕生,此刻还被剑宗幽禁在天外,你们不做些什么?”他对段奕生还是有怨气,没有称呼为父亲。
“剑宗那边确保他暂时不会有事,至于天外的那座剑狱,如果此次不放人,应该会再次被攻破。”虞渊言辞诚恳,“我答应了柳莺,也答应了谭先生,你父亲不会有事。”
君宸于是不再多说。
“柳莺的确在商会,因为有君宸的这层关系,我们将她保护的很好。”周游一甩拂尘,和石景儿略一躬身,道:“我去将她带过来。”
搖曳百合
“龙族要对妖殿下手?”石景儿询问。
“没有啊。”
御灵真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