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降臨
小說推薦天魔降臨天魔降临
当眼前一幕幕幻像消失,倪昆回过神来,就见龙神一缕分神附体的师琪,保持着银发白角的龙化形态,站在他对面,公主、苏荔立于他左右,关切地看着他。
见他回神,苏荔连忙开口:
“教主,你刚才怎么了?怎么发呆了好久?”
公主亦出声询问:
“刚才你突然呆住,两眼发光,我和苏荔都很担心,却不敢擅动……所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倪昆摇摇头,轻叹一声:
“不必担心,我没事,只是看到了一些……很了不得的东西。”
苏荔目光炯炯,满是好奇:
“你看到了什么?”
倪昆笑了笑:
“时间来不及了。等事情结束后,再与你们分说。”
又看向师琪,缓缓道:
“既然我能帮到你,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
师琪微一颔首,身上冲出一道淡金龙影,往倪昆身上一扑一盘,金光一闪,倪昆便消失无踪,房中只剩下公主、苏荔,以及仍保持着龙化形态,却已没有天河龙神分魂附体的师琪。
……
熟悉恍惚眩晕感中,倪昆眼前映入一片暗红光芒,一颗星球般巨大,畸形狰狞的赤红头颅,蓦地闯入他视野之中。
随着距离的飞快拉近,很快就看不清头颅的具体模样,只能看到一片怪石嶙峋、血河奔涌的暗红大地,在他眼前不断扩大。
那种感觉,就像是正在自太空之中,失控坠入星球表面,要一头撞上大地。
但这碰撞并未发生。
就在倪昆感觉赤红大地已经近在咫尺,就要一头撞上时,忽地眼前一花,双脚又踏上了坚实的地面。
眨了眨眼,环顾四周,倪昆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龙蛋所在的那座巨大石窟之中。
而他脚下踏着的“地面”,正是那颗十层高的巨大龙蛋顶端,一块遍布玄妙神纹的石质龙鳞。
再仔细一看石窟四壁,就见不仅之前看到那石窟一角,浮现出诡异的灰白光芒,左右石窟壁上,亦各自浮出一片阴森黑斑、一抹奇诡虹彩,正宛若菌毯一般,缓缓蠕动着,不断侵蚀渲染着黑色石壁。
旧金山大地主 归咎.
尤其那块最先被灰白光芒侵蚀,已化作灰白质地的石壁之上,更是已经凸显出一道人影,看上去像是一尊罗汉石像。
其上半身已经凸出石壁,腰部以下仍然没在石壁之中,正用两只灰白石掌,用力撑着身下石壁,作势要把身子自石壁之中拔出来。
像是察觉到了倪昆的注视。
那通体灰白,宛若石雕的罗汉缓缓侧首,看向倪昆。
其石质面孔漠无表情,灰白眼珠亦是一片淡漠。可与之对视之时,倪昆还是没来由地一阵毛骨悚然,感觉胳膊阵阵发痒,皮肤阵阵发紧。
避开那石像视线,拉起袖子一看,就见小臂之上,赫然已浮出一块斑驳灰白,指甲大小的一块皮肤,竟已化为石质。
“果然是石佛寺的诡异!”
倪昆心中暗忖,不朽真气运转,小臂上那块灰白石质迅速淡去,很快皮肤就恢复正常。
一道稚嫩清脆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
“果然,倪昆你的功法无比神奇,不仅无极无限、包罗万象,连这种诡异之力亦能抗衡。有你相助,这次应该能成功渡过难关。”
这与师琪声音大不相同的稚嫩女声,正是天河龙神真正的声音:
風姿物語 小說
“幸好我曾附身师琪,与你神魂相交。你得我龙气淬体,我得你本源滋养,有了这层联系,我方才能以你为媒介,发挥我全部的力量。”
说话间,倪昆身边一块龙鳞,忽地咔咔开裂,探出一丛晶莹雪白的“珊瑚”。
“抓住我的角。”
好吧,这不是珊瑚,而是天河龙神的一簇龙角。
倪昆依言抬手,握住一枝雪白晶莹的分杈,只觉手感温润细腻,宛若极品灵玉。
他握着龙角,笑道:
“你这不是能将龙角探出来吗?为何不将整个龙蛋顶破,破壳而出?”
天河龙神稚嫩清脆的声音在石窟中回响:
“顶出一只龙角,已经是我如今的极限。还是因为主界龙神教会极大发展,拥有近二十万的信众,我才能做到这一步。之前可是连龙角都出不来的。
“我这种活着的龙神,受到的神墓拘禁之力,要远远超过其他只剩神魂的神祇。我纵然能顶出一只龙角,也无法将神力外放。
“若没有你这媒介,我只能等到那三道异力,侵蚀到龙蛋之上时,才能与之抗衡。但那时显然就太晚啦……”
顿了顿,她又清脆一笑:
“准备好体验接近圣丹的力量了吗?”
嗯?
接近圣丹的力量?
倪昆心中一震:天河龙神本尊居然如此强大?
难怪她说即使有上亿信众汇聚信力,也不足以接引她本体脱离神墓拘禁。
如此强大的本体,受到的拘禁之力,必然也是无比强大。
这时,一股浩瀚无边的真龙之力,自倪昆手握的那枝龙角分杈上涌出,注入倪昆手掌之内。
转瞬之间,倪昆手掌就化为一只金色龙爪,然后层层叠叠的灿金龙鳞,顺着他的手臂,自手掌之上蔓延开来,瞬间覆遍他全身。
不仅身体覆满灿金龙鳞。
倪昆体型亦随之飞快膨胀,转眼撑爆衣衫,化为一尊身高三丈,龙首人身,龙爪龙尾的“龙神”。
身形变化之时,倪昆只觉自己的元神,亦在无限膨胀、不断拔高。
冥冥之中,似乎突破了某种无形界限,眼中所见的一切,已与从前截然不同。
“这就是接近圣丹的天生神祇,眼中所见的景像?”
倪昆好奇地抬眼望去,一眼便看透虚空,看到了“神墓”的全貌。
再一眼望去,主界天地历历在目,京师、北疆、莽荒、西域、南海、海外……
只要他想,他就能看到任意所在,洞悉主界天地每一寸角落的秘密。
“你平时也能看到这些?”倪昆问道。
“我在龙蛋里,受蛋壳和神墓拘禁阻隔,看不到这么远呢。只能借信众感知,观察信众们所在之地的一切。但那种视野也非常模糊,像是雾里观花。需得分神附体在师琪身上,才能清晰地感受一切。”
倪昆点点头,看向天剑山。
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与天剑山重叠的小秘境。
那小秘境宛若剑冢,漫山遍野都是密密麻麻,倒插在地的剑器。
其核心一座形似指天剑锋的山头之上,坐着三副已无半分生机的尸骸,每具尸骸头顶,都插着一口宝剑,自天灵刺入,贯穿其全身。
像是感受到了倪昆的窥视,三口宝剑忽地大放光明,三道凌厉剑意冲霄而起,转眼之间,倪昆视线便被剑意“斩断”,再也看不到那座秘境。
而倪昆心中亦大是震撼:
“天剑阁的三口神剑,居然还存有如此威能?是那三位天剑阁祖师以身祭剑,用各自的生机本源,保住了神剑威能?啧,这些剑修,还真是爱剑成痴……”
在这一刻,倪昆非常庆幸,没有去贸然探索天剑阁秘境。
以那三口神剑的威能,他若贸然前去探索,又无法降伏三口神剑,那可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收回投注在天剑山的视线。
倪昆又看向南疆莽荒,天命宫所在。
然后居然在天命宫地下,也看到了一方阴森诡异的秘境。
秘境之中,有一道接近干涸的血色小溪。
溪流粘稠,看上去已经快要结成血痂。
还有一座黑雾缭绕,残破不堪的黑色宝座,上面坐着一道接近虚幻、濒临崩溃的黑色身影。
当倪昆凝聚目力,细观那濒临崩溃的黑色身影时。
那黑色身影猛地作出一个仰首动作,无数冤魂冲霄而起,厉声啸叫;那近乎干涸凝固的血色小溪中,亦冲出一道血色刀光,斩出猩红刀罡。
倪昆视线又被冤魂淹没,被血色刀罡截断。
“天命教的老魔头?有意思,我就说天命教四部魔经,都是苟命好手,果然,真有两个天命教的老魔头,苟到了今天!”
真正的天命老魔,可不像倪昆这么好说话。
尤其是修炼血婴圣典、亿魂劫的天命老魔,对他们来说,万物众生,都是他们修行的资粮,乃是正经的吃人炼法。
“灵机复苏已经够乱了,这等老魔,还是埋在坟墓的好。唔,或者将他们降伏,利用他们来对付天宫修士?”
心忖之际,倪昆又看向幽冥谷所在。
但除了一片阴森黑气,什么都没看到。
看向石佛寺,亦只看到一片凝固的灰白,看向桃源乡所在,亦只能看到一片光怪陆离的虹彩。
“所以侵蚀神墓的三道异力,果真是来自石佛寺、幽冥谷、桃源乡这三大绝地!只是这三大绝地的位格,恐怕最低也是圣丹……”
倪昆现在正体验着无限接近圣丹的力量,目之所及,天剑山秘境也好,天命老魔们苟活之地也罢,都能一眼看透。之后才会被对方察觉,发动禁法,阻断他的窥视。
可那三大绝地,却是连表面都无法看透。
难怪它们有能力侵蚀神墓!
试着窥探三大绝地无果,倪昆又将视线投向京师。
他看到了公主、苏荔、师琪,正在房中讨论他的去向,担忧他是否会有危险。
他看到了张威正在兵营练兵,蚁王正在培养飞蚁,病郎中在京师四处收集疫气。
而偃师更是用倪昆自极乐洞天中带出的灵木、灵竹,做出了一件大家伙,乃是一尊高达三丈的人形傀儡,身披战甲,一手提巨盾,一手持巨刀,正在演练刀法。嗯,人偶姑娘就坐在那巨大傀儡的胸膛之中,充当着驾驶员。
“居然做出了玄幻版的机甲?偃师大才啊!”
倪昆感慨着,又看向神凰宫。
栖凰楼中,小皇帝正在泡澡,不算稀奇,倪昆已经看过了,略过。
再看向福宁宫,呃,无忧姐姐也在泡澡,非礼勿视,略过。
他凝聚目力,看向栖凰楼地下,想瞧瞧神凰宫大阵的根底。
然后,他就在栖凰楼地下不知多深处,看到了一座阴森幽暗的洞窟。
一团火光,在洞窟正中熊熊燃烧。
九条长达十里,像是巨龙脊骨打造的“锁链”,结成阵势,将火焰围困、封禁在正中。
一道身着白衣的身影,端坐在一头巨龙颅骨之上,双手掌心正对着火焰,自那团火焰之中,不断抽取着丝丝焰力。
像是察觉到倪昆窥视。
那白衣人蓦地抬首,现出一张阴柔俊美的面孔。
随后,其双瞳之中,蓦地冲出汹涌焰力,化为焚天火海,截断了倪昆视线。
“神凰焰力?”倪昆一震,“那白衣人施展的,竟是神凰焰力?”
以他对神凰焰力的熟悉,自然一眼就认出,那白衣人施展的,正是神凰焰力。
而那团正被白衣人不断抽取的火焰,更是一团比他现在的力量,都毫不逊色的神凰之焰。正因此,倪昆目力,无法穿透那团火焰的表面,看清火焰内部的存在。
虽从未见过白衣人。
但倪昆稍一转念,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萧立!那白衣人定是萧立!
“难怪公主、天子这段时日每天都本源暴增,竟是萧立在不断抽取那团神凰焰力,因着韩思远身上掉落的天命镇世经碎片,以及公主、天子的血脉感应,产生了某种奇异共鸣!
“那么……萧立抽取的那团神凰焰又是什么?那种程度的神凰焰力……”
与他现在这无限接近圣丹的力量,几乎不相伯仲的神凰焰力……
又是在栖凰楼地底……
“莫不是周太祖的遗骸?那九条龙骨巨链……九子真龙锁凰大阵?
“萧立不愧是筹谋数世的老阴逼,居然连周太祖的遗骸都搞到了手,并且明明没有神凰血脉,却还能窃取周太祖的力量!天命镇世经欺天改命的手段么?”
倪昆心中震动,但更让他担心的,是萧立现在的位置。
他居然就在栖凰楼地底!
当然,那并非是现实空间里的地底。
那座神秘幽暗的洞窟,亦是一方秘境,虽与栖凰楼地底空间重叠,但就算掘地万丈,也无法从现实中找到那处洞窟。
必须要通过特定的入口,才能进入那秘境之中。
“萧立这老贼是个大麻烦!解决龙神的麻烦之后,得第一时间,找到萧立所在的那方秘境,绝不能容他从容窃取大周太祖的力量!”
虽萧立窃取大周太祖的力量时,天子、公主也能跟着分到好处,但她俩境界太低,本源再多,也来不及消化,反而要主动消耗掉。
与巅峰时乃是法相境大成修为的萧立比成长速度,显然不可能比得过。
这时,龙神的声音,再度在他耳畔响起:
“别看啦!先帮我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倪昆收回思绪,点了点头,看向那已将大半个身子拔出石壁的罗汉石像。
【求月票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