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同情归同情,葬花必须得晋升。
现在葬花是三曜,金曜、木曜和水耀,还剩下火、土、日月没有晋升。
等到七曜齐开,融合葬天星曜,它就是属于林云的至尊圣剑了。
至尊圣器这东西,不管来头再如何大,只要不是自己的就无法发挥出最大威力。
至于超越至尊,达到媲美神兵的地步,更是想都不要想。
可如果是属于自己的,那就不一定了。
严格来讲葬花是南帝佩剑,由他爱人所赠。
但这一路走来,林云和葬花早已不分彼此,等到融合葬天星相,这剑就真的打上林云的烙印了。
“开始,别磨蹭了。”
小冰凤催促道,她对葬花也很好奇,想知道这柄剑能在林云手中,成长到什么地步。
“开始吧。”
林云将葬花拔出来,小冰凤顺势将了曼陀罗香凝聚的灵液,尽数滴落在葬花剑身上。
轰!
等到所有曼陀罗香融入其中,葬花腾空而起不断转动,有璀璨光芒释放出来。
恐怖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紫鸢秘境。
浓郁的曼陀罗香,像是万千丝线从葬花中爆发出来,眼前景象显得极为梦幻。
“曼陀罗香真是个好东西,本帝回忆起了好多事情。”
四处弥漫的曼陀罗香,让大帝和贼猫也都陷入沉醉之中。
他们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各自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这曼陀罗香得有段时间才能消失,你也别浪费这个机会,好好修炼吧。”
小冰凤声音悠悠传来,林云也随即沉浸其中。
轰!
当林云闭眼的刹那,香气缠绕周身,他瞬间进入某种玄妙的境界。
整个世界一片空灵,亦梦亦换中,他仿佛进入了一片全都由圣道规则凝聚而成的世界。
这很奇妙,那些圣道规则如雾气般无处不在,又如一条条凌布上下腾飞。
“剑道!”
林云心中一动,赶紧默念了声。
顿时间,所有圣道规则除却剑道规则之外尽数消除,天地间都是剑道规则凝聚的雾气。
“彼岸花,竟然还有这等妙用。”
林云大喜不已。
刚好一鼓作气,将剑道规则掌握,不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七天后。
林云将神龙圣液完全炼化,他的修为来到了圣魂境半圣巅峰。
轰!
最强的系统 新丰
等他睁开眼的刹那,一朵大道之花在其身后绽放,那花绚烂夺目,有至尊威压。
正是他期待已久的剑道规则!
和大师兄说的一样,他领悟剑道规则只是早晚的事,水到渠成不会有任何瓶颈存在。
这一刻他等了很久,可真正到来时,林云却出奇的平静。
“人心真是奇妙,如果一样东西自己没有,不管如何平常心,总会有焦虑存在。”
林云轻轻招手,身后大道之花,大道之花飘到了掌心。
他凝目看去,喃喃道:“大师兄不在意剑道规则,是因为他本来就有,有了之后才能不在意,不然都是扯淡。”
实力越强,内心才能越平静。
有了这圣道规则加持,林云即便只使用星河剑意,也能轻易破开圣元罡气。
圣道规则是放大器,林云现在是半步神光的剑意,如果再有剑道规则加持放大。
他的剑意威力有多恐怖,他自己都不敢想,这才是真正的剑客。
即便圣道强者,也可以跨境杀伐,如屠鸡杀狗一般。
说的就是横鹰圣君!
再碰到对方,林云巅峰一剑,可以直接把他给秒了。
不过可惜,碰不到了。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此刻变得极为锋锐,像是杀神一般恐怖。
仿佛能刺破地狱,一言不合,就可以将天都给他捅破。
“林云,你在想什么,你眼神好可怕。”小冰凤开口道。
“情绪有点激动。”
林云笑了笑,将锋芒内敛,岔开话题道:“葬花剑怎么样了?”
“你自己看。”
小冰凤指着天上道。
“哦?”
林云抬头看去,眼中闪过抹异色。
此刻的葬花平平无奇,没有半点锋芒,甚至连光泽都很黯淡,看上去就像是一柄木剑,一柄木头剑。
林云伸手一招,将葬花扯了过来。
“好重!”
明明看上去像个木头一样,可真正握住后,却如山岳般沉重。
“这家伙,竟然也会低调了。”
林云面露笑意,知道葬花这是晋升成功了,道:“那就来试试吧。”
他在试剑!
也有意尝试一番,自己现在的巅峰一击到底有多强。
林云同时运转功法,顿时圣气充斥体内,三种大道之花悉数绽放。
随着圣道规则加持,林云体内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剑身。
葬花表面,各种纹路绽放,朴实无华的剑身变得明亮刺眼起来。
不一会,剑身内部三种星曜先后打开,而后四曜齐开,是火之星曜。
“还不够?”
林云诧异的发现,自己全部力量涌入后,葬花似乎还没到底,还有潜力没有挖出来。
“那龙血也融入进去吧?”林云催动苍龙神体,血气沸腾中,滚滚龙威不断涌入其中。
轰!
剑身吞吐的光芒,将整个紫鸢秘境填满。
恐怖的锋芒,形成可怕的威压。
彼岸花早已瑟瑟发抖,整个身子全都伏在了地上,小贼猫也被逼的现出龙猿真身。
轰!
他手中天魁魔棍插在地上,可龙猿庞大身躯,还是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
就连梧桐神树,也在这股威压下颤动不止,树身疯狂摇晃。
“别……试了。”
小冰凤赶紧开口道。
唰!
林云见状赶紧收剑归鞘,方才地动山摇,宛若末世的景象这才一点点消失。
“你这家伙,太可怕了,不知道葬花的原因,还是你的原因,刚才看你的眼神就不对劲。”小冰凤颇为震惊的道。
“有这么夸张?”
林云疑惑道。
“很夸张,你刚才的眼神,本帝都害怕你一剑挥出去,将这紫鸢秘境都给劈开了。”小冰凤正色道。
小贼猫也一个劲的点头。
彼岸花也走了过来,像模像样的点着头,几个花瓣拍打着身子,像是在拍胸口一样。
“两大剑典,叠加剑道规则,叠加苍龙神体,叠加四曜圣剑……”
小冰凤掰着手指头道:“还没算苍龙剑心和半步神光剑意,你想想有多可怕。”
“你在血狱山经历了什么?感觉你这实力,真的是脱胎换骨,一天比一天强。”小冰凤好奇的道。
林云没有多想,将自己的经历如实讲出。
大帝听完后,久久无语,道:“真狠。”
林云估摸着,他现在的实力,即便碰上巅峰奎尔多也不会太过吃力。
之前能斩杀奎尔多,有他血气损耗的原因。
但现在不一样了,即便奎尔多是巅峰中的巅峰,林云也有把握正面击溃。
如此恐怖的实力,说是半圣,估计没人会信。
“大师兄答应我的,确实做到了。”
林云深吸口气,轻声说道。
他现在算是知道,血狱山四位大圣的魔鬼训练,对自己实力提升有多大。
“该出去了。”
林云招呼一声,将大帝和小贼猫带出紫鸢秘境。
彼岸花也不甘寂寞,跳到了林云肩膀上。
林云正要把它拍下去,这家伙直接钻进衣服里面去了。
“由着它吧,这彼岸花若是关键时候,愿意出手相助,也是一个杀手锏。”
小冰凤分析道:“你想想,你听到它的歌声都会出现短暂失神,何况其他人呢?”
林云想了想,是个这道理。
“那你乖乖的,别捣乱。”林云拍了拍怀中彼岸花,轻声笑道。
“嗯嗯,花花很乖得。”
林云耳边传来一个清脆女声,他顿时惊讶无比,这彼岸花产生灵智了。
“你什么时候产生灵智了?”
“嘻嘻,蜕变成功就产生成功了。主人,别说太多了,那位冰凤大人会怀疑的,不能让她知道我产生了灵智,不然又得压榨花花。”
彼岸花的声音,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林云忍俊不禁,这彼岸花果然不老实,小冰凤说的没错,她可能确实还有很多曼陀罗香。
“行吧,不过,你不用叫我主人。”
“主人不喜欢这个称呼吗?那称呼主人什么?”
“小冰凤怎么称呼,你就称呼吧。”
“好的,渣男。”彼岸花纯洁无瑕的声音传来。
林云当场无语。
“这称呼不对嘛,主人修炼的时候,那位冰凤大人很担心你,一直这么说来着。”彼岸花怯生生的道。
林云无法反驳,传音道:“你开心就好吧。”
“嘻嘻,花花很开心,渣男。”
艹!
林云瞬间不想说话,就当她是哑巴了。
将紫鸢剑匣背在身上,林云回头打量了一下,这么多天过去,鸠罗王和洛郢魔灵胜负应该已经分了。
即便林云实力大涨,碰上鸠罗王还有洛郢魔灵,依旧没有多少胜算。
先去血焰平原!
林云收回思绪,确认方向之后开始展开身法。
狂风拂面,林云身形如电,在平地间快速穿梭。
他速度太快,也未可以收敛剑意。偶尔碰到一些血鸦,直接将后者撞成一团血雾。
“一段时间不见,你这身法,还真是吓人,和我比比怎么样?”
忽然,林云耳边传来一道身影,他扭头看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鸠罗王!
吓得他赶紧加速,鸠罗王咧嘴一笑,没有着急动手。
似乎真要和他比拼速度,二人并肩而立,风驰电掣朝着前方飞去。
周围景象如幻影般变化,山川河流被不断甩在后面,以至于最后这些画面全都扭曲了。
太快了!
二人身法都接近空间极限,皆可以感受到空间存在,能够借助空间之弦加速。
林云几次提速,始终未能甩掉对方。
嗡!
他突然停了下来,悬空而立。
他的身体裹挟着的强大气流瞬间逆转,形成一道道细微的龙卷风,将空气吹的炸裂开来。
“不是很能跑吗?”鸠罗王接近三米的魁梧身躯,拦在前方,朝着林云冷冷的笑道。
林云不动声色道:“连洛郢王都死在了阁下手中,我跑与不跑,结果没什么两样。”
鸠罗王不置可否,冷声道:“知道利害就好,将彼岸花交出来,本王可饶你不死。”
林云闻言,脸上顿时露出玩味之色,并没有任何照做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