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白楠的“心理咨询中心”是个独立小院,紧邻山体公园,五名警察陪着赵官仁进了小楼,大致检查了一下安全状况,这才分成两波守住前后,让赵官仁进入了辅导室。
“躺下吧!好好配合我的工作,结束之后我陪你吃饭……”
白楠关上隔音的房门,倒了一杯水递给赵官仁,赵官仁看都没看就放在了桌子上,舒坦的躺在了临窗的躺椅上,窗外就是山体公园的繁茂树林,屋里的暖气也让人很放松。
“放松一点,这里没人会害你,不用这么警惕……”
白楠笑着坐到了他的身边,说道:“警方让我鉴定你的真实情况,其实不必看我就知道,你跟曾经的金永岩完全不同,但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你这样的人格分裂我也是第一次见!”
“我一直很放松啊,按摩一下就更放松了……”
赵官仁笑着眯起了双眼,白楠拿来一套测试问卷,打开一台摄像机之后边问边填,还给他看了一些诡异或恐怖的照片,询问他的感受,双眼始终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你这里的香薰是不是有助眠作用啊,我都想睡觉了……”
赵官仁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白楠坐着滑轮椅滑到他身后,抬起手轻轻帮他按摩太阳穴,在他耳边说道:“在警局折腾一夜了吧,既然累了就好好放松一下,试试我的手法!”
“白医生!你的手好凉啊……”
赵官仁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闭上眼笑道:“你心脏供血不足,导致你四肢冰凉,而且眼球发黄,说明你肝脏不好,你还有便秘的毛病,我有个比开塞露更好的方子哦!”
“少胡说!不要干扰我工作,放松身体,调整你的呼吸……”
白楠的手从他脖子两侧扫过,可赵官仁忽然睁开了眼,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要心理鉴定吗,怎么侧写还没结束就催眠我,欺骗患者可不太好哦,缺乏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唉~你懂的可真不少……”
白楠滑到他身侧看着他,苦笑道:“你是我见过最麻烦的患者,可我必须要对我的诊断负责,我要唤醒潜藏的金永岩人格,以确定你真是人格分裂,看!我的手上是什么?”
“什么?”
赵官仁本能的扭头一看,白楠的左手在他面前舞动花指,跟着在他脸上轻推了一下,赵官仁顿时脑袋一歪,居然闭上双眼打起了呼噜。
“真是个难搞的东西……”
白楠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趴在他身边轻声道:“你赶到非常舒服,放缓你的呼吸,告诉我你是谁啊?”
“赵、赵官仁……”
赵官仁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白楠的双眼顿时一亮,小声问道:“赵官仁!你来自哪里,金永岩去哪了?”
“我来自伊波拉星,我是联盟舰队的最高指挥官,金永岩疯了,他被同类整成神经病了……”
“……”
白楠一脸错愕的看着他,追问道:“同类是什么人,金永岩身在何处?”
“金永岩是光星人,来自五维空间,它在看着我……”
赵官仁表情变得神秘兮兮,白楠直起身纳闷的嘀咕道:“怎么会这样,不仅人格分裂,居然还有妄想症,赵官仁!你杀过人吗?”
“老多了!我剑指之处伏尸百万,焚尸之火遮天蔽日……”
赵官仁抬起一只手胡乱的挥了挥,白楠惊疑的扒开他的眼皮,确认他处在催眠的状态,只好继续问道:“孙玉麟和郑维龙是你杀的吗?”
“不是!他们是吴承光和谭四超杀的,为了灭口……”
赵官仁很小声的说了一句,白楠面色凝重的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道:“你杀过周兰芝和郑萍萍吗,还是金永岩杀的?”
“没有!老金没杀过人,他就是个倒霉蛋……”
赵官仁闭着眼摇了摇头,白楠想了想又问道:“你找到吴承光他们的杀人线索了吗,他们杀了几个人,尸体埋在哪?”
“六个!尸体让他们转移了,但我会找到的……”
赵官仁轻声嘟囔了几句,白楠又问了几句才起身把房门打开,看着之前被气走的中年女警,摇头说道:“确实是人格分裂,还有严重的妄想症,这种病例非常的罕见!”
中年女警伸头朝房里看了一眼,问道:“不会是装的吧,人是他杀的吗?”
“如果DNA都证实他是金永岩的话,只能说明他是真的人格分裂,而且他说金永岩是外星人,自己叫赵官仁,杀人百万……”
白楠郁闷道:“不管他人格怎么分裂,至少他在生活中很正常,完全有负刑事责任的能力,要逃避刑责也该扮演一个疯子,而且孙玉麟的事他非常明确,他咬定是凶杀案,说主谋是吴承光!”
“好吧!你出具鉴定报告交给我吧,我不想再看见他……”
女警冷着脸扭头离开了,其他警员也跟着她一起走了,可就在白楠关上门的同时,她的嘴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一柄冰冷的匕首抵在她喉咙上,粗暴的将她拖到了墙角。
“不要叫!疯子杀人可不用偿命……”
赵官仁在她耳边狞笑道:“你明知道我很危险,还敢继续让我沉睡,你就不怕杀手连你一块做掉吗,注意山上那棵晃动的大树,杀手已经上树架枪了,只等警察离开就开火,狙击枪!”
“那你挟持我干什么,我又没害你……”
白楠声音闷闷的仰起了头,赵官仁冷笑着说道:“你装什么装,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吗,严贝莉!你究竟在替谁做事,自己心里很清楚吧,要不要我帮你梳理一下啊?”
“神经病!谁跟他们是一伙的,你简直不可理喻……”
白楠恼火的挣扎了一下,可她的脸色却忽然一变,如同见鬼一般猛然看向了赵官仁。
“嘿嘿~露馅了吧!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吗……”
赵官仁松开她坏笑道:“我为了调查郑维龙之死,三十人的团队昼夜排查他的关系网,而你之前跟他频繁联系,还是我的心理医生,半个月前你就进入我的视线了,严贝莉小姐!”
“……”
白楠的脸色骇然巨变,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可又色厉内荏的说道:“什么严贝莉,我姓白名楠,你的妄想症得赶紧治一治了,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
“孙玉麟临死前说了一个名字,严贝莉!她是姑姥山凶案的遗孤……”
赵官仁蔑笑道:“你十四岁前的档案是空白,在外省让一户姓白的人家收养了,差不多四年前才重返北江,而我昨晚翻出了严贝莉的学生照,纵使你已经女大十八变,但还能看出当年的模样!”
“算你说得对,可那又怎样,你还想帮我报仇不成……”
白楠满脸阴沉的说道:“你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当年的受害者都不知道被扔哪去了,你翻当年的案子根本没有用,我也早就没有报仇的想法了,有本事你就去杀了他们,我给你磕头感谢!”
“不!你父母被人一把火烧成了炭,你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报仇,否则你就不会接近谭四狗了……”
赵官仁笑道:“你昨晚去见了谭四狗,之前还收了老龙的钱,但你的账户却没有异常,你拿了他们的钱没有花,说明你恨他们,刚刚还问我尸体在哪,而你否认是为了掩护同伙,你同伙杀了人!”
白楠扭头就往门外走,并说道:“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外星人舰长!”
王 的 鬼 醫 狂 妃
“老板!严贝莉的养父母已经去世,加上她共收养了三个孩子,妹妹在国外留学,弟弟在郑维龙的公司做事……”
赵官仁点开了一段语音消息:“郑维龙死后他来到了北江,目前在承光集团的子公司任职,还有一个男同乡,秘密跟严贝莉来往,无业!有盗窃前科,盗的是郑维龙的老家!”
“查她国外的妹妹,我要她的住址和生活照……”
赵官仁冷笑着回复了一句,白楠猛地转身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声说道:“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碰我妹妹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好怕啊,你是不是不拿村长当干部,不把金总当流氓啊……”
赵官仁掰开她的手狞笑道:“我可不是窝囊的金永岩,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就找齐你们在乎的人,让他们通通生不如死,你觉得五千万够不够,买你弟弟和妹妹的两条腿?”
重生之郡主威武 月色闌珊
“混蛋!”
白楠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郑维龙就是我杀的,这下你满意了吗?”
“你杀老龙我举双手欢迎,我也不会举报你,可惜你没这个本事……”
赵官仁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笑道:“我只想要吴承光他们的命,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替你父母报仇雪恨,当年枪杀案是不是有个女的跑了,她把你带走的吧?”
“哼~你连死了几个人都不清楚,还敢说替我报仇……”
白楠不屑道:“死者是四男一女,吴承光他们在半路拦截对方,用枪逼着四个男人下跪,让女的脱光衣服跳舞,有个男的想拼命被打死了,然后剩下三个都被杀了,那女的被带走之后,被唯一没开枪的陈法礼打死了!”
赵官仁惊疑道:“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本已不該在的人
“枪声很响的,我爸在饭庄听到就知道坏事了,骑车偷偷过去看了一眼……”
白楠说道:“我爸看到他们在抬尸体,那女的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哭,我爸连夜带着我和我妈躲到了朋友家,天亮之后他们才准备回去收拾一下,打算回老家避一避,但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白楠说到这眼眶就红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但赵官仁又问道:“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我也以为我爸胆小不敢报警……”
白楠含着泪恨声说道:“可我查了整整十六年才知道,当年就是因为我爸报警了,我父母才被灭口了,那个黑警你也认识!”
“我靠!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