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瘋了
小說推薦是我瘋了是我疯了
灰雾之城。
魔女之屋中。
当辛难打开了房门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寻常普通的房间。
但是辛难第一时间就被房间里那特殊的形状吸引了,一个很怪异的不规则形状。
北面的墙自外向内明显地向屋里歪斜进来,同时低矮的天花板也沿着相同的方向略略向下垂下。
可是,除了一个显眼的耗子洞,以及其他几个耗子洞被堵住后留下的痕迹,房间里没有一个入口能通向屋子北面笔直的外墙与歪斜的内墙之间夹着的空间,甚至连以前曾存在过这样一个入口的痕迹都没有。
辛难能确定,之前的紫罗兰灯光是从这个房间里映出去的,但是这里确没有之前所见的窗。
在走入房间之后,辛难视线扫过了空无一物的桌子。
然后看到了在门边衣帽杆上挂着的衣服。
上面有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校徽,以及学校的全称及简写,在校服袖口的位置,还绣有衣服主人,也是这间房间主人的名字。
沃尔特·吉尔曼
辛难在走向床边的过程中,突然觉察到桌子上多了刚刚还不存在于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原始战记 小说
桌面上躺着一个个怪异的浑身枝丫的雕像。
说是躺着,因为不规则的它根本没有办法立起来,而这让辛难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眼前这个不规则的房间。
那有着脊线的水桶型中心、那向外辐射伸展的纤细触肢、那在中央圆筒每一端上的肉瘤、以及那些自肉瘤上延伸出来、扁平、稍稍向外弯曲的海星似的触手。
那些细节在明暗交错中,充满了几何的美学,似乎能在上面窥探到任何一个存在于现实和想象中的图形。
这雕像,通体带有一种含有彩虹色泽的灰色,其间夹杂着绿色的脉状纹理。
辛难靠近过去,面色古怪的发现。
它,这具雕像。
竟然是一瓶魔药!
在那物质般的表象下,存在的是要素的气味。
一种辛难从未闻过,也难以形容,甚至无法去强行描述的味道。
就像是线条,这样存在于所有人视线里却又抓不住半感觉一样的味道。
但是问题来了,辛难无法判断这魔药的位阶,更无法判断它对应的仪式。
而在桌上,除了这“瓶”魔药外,再无其他任何东西。
辛难不知道宴雨和自己还能撑多久。
他怀疑自己现在之所以感觉到压力大减,也不过是这间小屋在欺骗自己,实际上压力正在逼近他的极限,也许下一秒辛难就会被压垮。
他的时间不多了。
对抗 花心 上司
辛难的视线在房间里不断扫过,企图发现更多的信息。
他的视线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那到扭曲的,延伸进房间里的特殊墙壁吸引,在第四次略过之后,他终于发现了一点异常。
这个房间里的床,是正对着那面北墙。
枕头成竖立状抵在床头,床上散落着大量只刻画有数字符号的手稿。
辛难甚至可以想象,在曾经的时光里,有一个男人靠在这里,死死盯着北墙,不断进行演算的画面。
辛难走到了墙边,轻轻敲击,回音沉闷,似乎说明这后面并无异常。
就像是这面特殊的北墙只不过是蹩脚建筑师一个荒诞的设计。
辛难想了想后,开始撕扯那些白色印花的温馨墙纸。
实在是那张床上,对北墙的执念太过浓郁,辛难想要忽视都无法做到。
撕拉。
在粗糙的断口后面,一排排用炭笔图画的漆黑字符出现了。
数字。
全是数字。
辛难越是撕扯,出现在面前的数字就越多。
淡的几乎不可感知的情绪沉淀,从上面传来,随着看到的数字越来越多,辛难甚至搞懂了他在演算的问题。
空间。
曾经居住在这里,留下了这些数字的人,在演算空间!
即便是辛难都感觉到了一阵荒诞。
用数字去演算空间的构成,这是何等的疯狂啊。
如果站在超凡的角度,空间是宇宙的本质,是可以被触碰然后凝结成能力的超凡。
但是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空间是什么?
一个不可能摸得到、够得着的东西,一个不可能被观测的存在。
又怎么去演算呢?
辛难莫名就像知道这些演算的开头。
是哪一个数字,拿一个公式,让这个房间里的那个男人竟然会踏出这样一步?
但是那些数字太杂乱了,辛难无从窥探。
随着墙纸被撕扯开来,一个藏在北墙角落里的特殊孔洞出现在了辛难的面前。
那像是一个老鼠洞,狭窄、潮湿,在洞口处还散落着一些褐色的短毛。
辛难看到这个洞口的瞬间,甚至感觉这些墙纸也许并不是为了遮盖这些数字而被蒙上,它们真正的用途是封住这个老鼠洞。
用一层纸?
当初作出这个决定的人,恐怕已经疯了吧。
辛难这样想着,俯下身子,靠近了老鼠洞。
那里,似乎有什么在呼唤着他一般。
当他看向洞口,一张扭曲、干瘪、瘦小,简直不像是人的人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在它背后的地上全是幼儿的骸骨,一层层无穷无尽地堆叠起来,
官梯(完整版)
一直回溯到足够令骸骨腐朽破碎的遥远过去。
辛难并没有被吓到,而是冷漠的与之对视,很快诧异的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张脸,然后将之抽了出来。
很难形容眼前的是什么东西。
部分已被压碎的,略显病态的巨大老鼠的骨架?
但是这张人脸却又如此自然,不像是什么畸变产生的异化,也不像是后天嫁接的诡异。
它样式上的畸形,让人叹为观止。
但最重要的,是它的手里,爪子里,紧紧握着一把匕首,和一本漆黑的书籍。
在匕首的尺寸巨大、明显年代久远、设计怪异、装饰浮华、雕刻着奇特图案。
而那本书籍上,用华丽的死灵文写就一段描述之文。
【我与祂的化身,那黑暗之人签订了契约,在盲目与痴愚的书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承认我的罪行,请让我在烈火中得到审判,并将我沉入永世的折磨,因为只有痛苦,才能让我不再恐惧】
【凯夏·梅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