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戰尊
小說推薦凌天戰尊凌天战尊
钟岳开口,直言下令,条理分明,俨然是早就想好了如何对付段凌天三人。
对胡飞雁,他选择牵制。
因为,胡飞雁背景不俗,真要逼急了胡飞雁,胡飞雁完全可以取出她的义父,身为至强者的衍天军军主胡不归给的保命手段,到时候,他也奈何不了胡飞雁,大概率自己也要用掉自家老祖给的保命手段。
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而且,他也断定:
只要不对胡飞雁下手,胡飞雁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手下人而动用她义父给的保命手段。
至于胡飞雁身边的那个青年,也是杀他师弟之人追随之人,能让胡飞雁那般相待,大概率也是出身尊贵,背景不俗之人。
这种人,手里大概率也有至强者给的保命手段。
再加上,胡飞雁可能会保他。
所以,他也不打算动这个青年。
至于那个杀他师弟之人是这个青年手下的人,他也不在意,就算你背景不错,身后也有至强者撑腰……
可这些,我钟岳也有!
你的下人,杀了我师弟,杀人偿命,很正常吧?
想要让我怂,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身后的至强者比我身后的那位强大,这口气我也就咽下了,不敢再提报仇的事情。
要是不比我身后那位强大,那你也就只能把他的命交出来!
作为泰地钟氏一族的少族长,钟岳也有自己的骄傲,不可能轻易低头。
先前,那令狐云娣扬言要保人,他实力不如令狐云娣,背景也不如令狐云娣的背景强大,所以当着令狐云娣的面,也就退让了。
胡飞雁,还不足以让他退让!
至于胡飞雁身边的青年,他还不知道来历,其背景也未必就比他的背景强大,他为何要退让?
你想让我退让,就秀出你盖过我泰地钟氏一族的背景!
“动手!”
随着钟岳一声冷喝,他身边的冷荆,还有身后那三个实力接近无敌上位神尊的钟氏一族强者,纷纷动身而出,杀向段凌天和胡飞雁。
另外十个实力略逊的钟岳口中的‘黑冥卫’,则是四散开来,彼此交错而过,齐齐出手,扰乱周围的空间。
显然,钟岳是知道胡飞雁擅长空间法则的。
他,不想让胡飞雁带人离开。
将空间法则修炼到小圆满之境后,已经足以带人进行瞬移,虽然只能带走一人,但他却担心对方带走的是他想杀的人。
孤 女
另外那个气质明显不足,背景极可能不在胡飞雁之下的青年,他未必能杀,也未必敢杀。
“进我的空间神器!”
眼看四大强者齐齐杀来,钟岳的目光锁定谭休腾,在谭休腾面露绝望,万念俱灰的时候,一道宛如天籁的声音,却又是传入了他的耳中。
“少爷?!”
谭休腾心头大震,万万没有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位少爷,竟然还打算保他!
要知道,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
对方的实力,明显要盖过自己这一方!
若自己这一方能占据上风还好,可如若占据不了,最后也只能动用至强者给的手段,甚至唤出至强者的本尊投影。
然而,自己这一方有这手段,作为平雄境泰岭钟氏一族的少族长钟岳会没有?
而且,钟岳的身边,还有一个冰地冷氏一族的冷荆。
冷静,虽然不是冷氏一族的少族长,但却也是冷氏一族的绝世天才,冷氏一族的至强者,绝对有给他包括本尊投影在内的保命手段!
到了最后,双方若都唤出至强者本尊投影,那便是至强者层面的交锋……
到了那时,就看哪边的至强者拳头更硬!
哪怕是双方势均力敌,他谭休腾,十之八九都得死……
想不死,只能奢望自己这一方的至强者更强!
“快点!”
段凌天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催促谭休腾进入自己拿出来的空间神器之中,一旦战起,他可照顾不到谭休腾。
而一旁的胡飞雁,看到段凌天如此做,也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保那谭休腾!
“难不成……他对自己身后的那位至强者,那般自信?”
眼前的局势,在胡飞雁眼中看来,也是如谭休腾所看的一般,最后必然是至强者之间的交锋。
胡飞雁并不觉得,自己和这名为‘李风’的青年两人,能抗衡眼前包括钟岳、冷荆在内的五个实力接近无敌上位神尊的存在!
便是在钟岳一人,她都没十足把握占据上风。
“好,好……很好!”
而钟岳,显然也没想到胡飞雁身边的青年会这样做,这是铁了心要和他们撕破脸皮,真刀真枪干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身后的至强者,是哪一位!”
不管是界外之地,还是万界,但凡强大的至强者,都不是默默无闻之辈,因为一个强者的崛起,是需要很多机遇的。
而很多机遇,是需要争的!
便是至强者,也是如此。
至强者,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在大多数人眼中更是神秘叵测,但实际上,至强者和他们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至强者,也在追求不断变强的路上。
强大的至强者,无一不是靠着自身实力杀出重围的存在,如他们泰岭钟氏一族那位最强的至强者,名气之大,更是传遍了界外之地,乃至万界!
而那天门令狐世家的半步界尊强者,就更不必多说了……
半步界尊,乃是界尊强者之下最强大的存在。
撿個帥哥是總裁
界尊不出,半步界尊为尊!
“希望你不要后悔!”
嬌 娘
钟岳怒喝一声,而后便也跟着动身而出,和冷荆四人联手杀向了段凌天和胡飞雁两人,同时冷喝道:“胡飞雁,你这朋友已经疯了……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
而胡飞雁,面对暴怒的钟岳,却是淡淡一笑,“钟岳,你也说了,这是我的朋友……”
“朋友的事,我胡飞雁岂能袖手旁观?”
话音落下,胡飞雁身上神力震荡,空间法则之力涌动,令得周围的空间一阵涟漪波。
眼前的压力虽大,却还不足以让她畏惧。
毕竟,她的‘底牌’,可不仅限于她自身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