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過去當富翁
小說推薦回到過去當富翁回到过去当富翁
郑山和儿子一直在外面玩了两三个小时,然后在牛牛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回到了客厅。
此时客厅内颜青青和傅美艺坐在一起小声说着话,身上都盖着毯子,看着电视,气氛异常的温馨。
…………..
次日一大早,郑山就起床了,然后就再次看到漫天白雪。
之前就下了不少次大雪,只是没想到今天也下了,而且看样子雪不小。
郑山家门口以及院子里面,已经铺满了白雪。
看了看还在熟睡当中的媳妇儿,郑山动作轻柔的下床,穿好衣服,关门。
出门之后,就看到傅美艺已经在开始扫雪了。
“妈,你放在那边让我来扫。”郑山连忙说道。
傅美艺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没事,我正好锻炼一下身体。”
“这样,您先去弄点早饭吧,我来扫雪。”郑山道。
听到郑山这么说,傅美艺也没拒绝,她的手艺虽然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差。
郑山接过傅美艺手中的大扫帚,然后就开始卖力的扫雪,雪还在下,但是现在不扫连路都不好走。
郑山也没想着一下子就将所有的地方都清扫完,别说他本身就不想弄这么多,就是想,这也不是一个小工程。
郑山只是扫出一条路来,其余的就暂时放在那边了,实在不行,就直接等着雪化了。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郑山去喊颜青青起床,傅美艺去将牛牛给叫起来。
等做上桌开始吃饭的时候,傅美艺道:“昨天后院有两只鸡冻死了,中午我看看炖一只炒一只吧。”
愛妃你又出牆 小說
“算了,冻死的就扔了吧。”郑山道。
虽然说是冻死的,但具体是不是的,郑山也不知道,反正他又不是舍不得两只鸡的人,索性直接扔了。
傅美艺闻言也就没多说什么了,这些事情自家女婿拿主意了,那就别唠叨了。
傅美艺心中很有数的,虽然郑山对她一直都很尊敬,但她也知道,自己毕竟只是郑山的丈母娘,而不是真正的亲妈。
更何况自己和女儿颜青青的关系放在这边,她也没资格指手画脚的。
吃完饭郑山家又开始热闹起来了,首先就是李园和魏成军他们带着孩子过来拜年。
另外就是钟向东,钟向北他们带着孩子一起过来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牛牛了,和几个孩子开始快乐的堆起了雪人,郑山他们也都没阻止。
郑山他们这些人围绕着火炉坐在一起,嗑着瓜子,吃着花生,聊着闲天。
当然了,在这之前,都将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都给了各自的孩子,金额都是差不多的。
“对了,我大哥回去之前说了一下,就是你们要是想要单独出去干也没什么的,他这边将手续什么的,都给你们准备好了。”郑山想起来一件事情。
钟向东钟向北现在两兄弟现在都在一起开出租车,虽然都是挂靠在郑卫军的出租车公司,但也只是挂靠。
一直都在你身邊
双方没有什么金钱上的联系。
钟向东他们挣了还是赔了,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只是挂靠在出租车公司里面,能够省下不少事情罢了,算是亲戚之间的帮忙。
现在的钟向北他们小日子过得也是十分自在了,赚的钱虽然说远不如郑卫军和郑奎他们,毕竟规模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现在每个月也是大几千块钱,现在的出租车司机,依旧是高端行业之一。
钟向东俩兄弟听到郑山这么说,有些犹豫。
他们其实也想着单干,毕竟挂靠在郑卫军的出租车公司,虽然能够省下很多麻烦,但也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因为他们不能够利用出租车公司的资源发展,甚至都不能增加人手。
以前有段时间,出租车公司可是出现了不少的乱子,一群群出租车司机抱成团。
很多都想要投在他们名下,为的就是多赚一些。
但他们都给拒绝了,他们可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要是脱离了,这些限制都不存在了。
看到他们这样子,郑山就知道他们这是不好意思了,笑着道:“行了,就按照我大哥这么安排吧,要不然谁都不自在。”
“大山,没有的事,就是……”
“我知道,其实这样是最好的,对谁都好。”
郑山稍微说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中午的时候,原本他们都准备回去的,不过却被郑山留了下来喝了点。
虽然说大年初一就在别人家吃中午饭有些不好,但大家都不是普通朋友,也就没在意这些。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
饭桌上,李园也将自己装醉的事情当笑话说了出来,一时间让不少人都想笑,但同时心中也有些感慨,只是没人说出来罢了。
不管是魏成军还是钟家兄弟俩,其实都有一些感触的。
魏成军这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是他这边比李园那边还要复杂很多,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关系都是正常的亲戚关系,所以该帮的忙还是需要帮的。
但这其中有需要有一个度,这很考验人的,好在现在的魏成军也不是以前了,知道该怎么拿捏好这个度。
至于钟向东俩兄弟,则是有着自己的体验,他们家都是因为郑山才发达起来的。
这也验证了一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不过钟向东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知足常乐,千万别仗着自己和郑山家是亲戚关系,就想要免费获得更多东西。
…………
大年初一到初三,郑山基本上都没怎么出去过,每天不是在家陪着孩子玩耍,就是和颜青青说话聊天。
现在颜青青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而且情绪也变得有些敏感起来,郑山需要经常和她说话聊天,缓解一下这方面的情绪。
好在今年郑建国他们回来的都要早,初四下午的时候就到了,郑山将人接过来,看着他们手中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晚饭的时候,郑山还是让明峰楼送的,一是人太多了,需要做饭的时间太长,二也是谁都没这个精力做饭了。
吃饭,聊天,然后郑奎一家回去,其余的都在郑山家睡下了,家离得远,再加上喝了点酒,身体和精神都有些疲乏,所以也没有硬撑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