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韦浩不想和李世民待在一起,但是李世民不让啊,他今天白天是不可能放着韦浩走的,就是想要在这里盯着韦浩,希望和韦浩多说一些,这样的话,自己有什么问题,也许从韦浩嘴里能够知道解决方案,不过李世民也知道,现在韦浩可是什么都不说!
“不去就不去,反正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管,你想要说啥就说啥!”韦浩坐在那里,也是不服气的说道,
想要让自己来帮他解决问题,想都不要想了,自己可不会上这样的当,反正随便他说,自己就是不听。
李世民也是很气愤,但是现在也不敢说韦浩太重了,万一这个小子明天真的逃到了洛阳去,可如何是好,所以李世民也是忍着气啊,不想去得罪这小子。
“慎庸啊,现在朝堂缺钱,你别说和你无关,你帮着看看,到底怎么办才能弄到钱,要不然,今年朝堂可是难过年的!”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你问民部那边的官员行不行,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我来吧?再说了,没钱算什么?现在最起码百姓的粮食是没有问题了,粮食没有问题,百姓就不可能造反,只要不造反,民部那边苦点有什么关系?”韦浩还是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很无奈啊,这小子是真的什么都不说了,之前这小子虽然也鄙视自己,但是鄙视完了以后,马上就会想到解决的办法,但是现在,他居然什么都不说了,李世民心里还是很着急的。
这个时候,王德已经推开了房门,李世民就看着他。
“陛下,太子殿下,吴王殿下,和魏王殿下,他们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一会了,得知了夏国公到了承天宫,他们就过来了!”王德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李世民很无奈的说道,
王德马上拱手说是,就出去了,没一会,他们三个就进来了,韦浩也是站了起来,对着他们三个行礼,他们三个也回礼。
“慎庸啊,来,坐下说,得知你回来,孤可是非常高兴啊!不过,诶,可惜啊,这么多将士牺牲了!”李承乾到了韦浩这边,对着韦浩微笑的说道。
If given a second chance
燃钢之魂
“是啊,慎庸,真没有想到,你还能回来!”李恪也是对着韦浩说道。
“姐夫,这次在京城可是需要多待几天吧?弟弟错了,你可别一直记恨在心啊,我姐那边可是嫌弃死我了!”李泰也是看着韦浩郁闷的说道。
“呵呵!”韦浩就是呵呵一笑,也不说话,
“都坐下说吧!”李世民开口说道,他们四个人也是坐下来了,韦浩开始给他们倒茶。
“慎庸,现在朝堂这边出现了不少问题,孤还是希望你在京城,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这首先的问题就是钱财不够,另外的问题,就是现在很多大臣们弹劾,甚至一些武将也开始上弹劾奏章,这些可需要你来安抚才是!”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我说殿下啊,你可别坑我,我可不管那些事情的,再说了,我也没有资格去管啊,你可别给我挖坑!”韦浩马上对着李承乾说道。
“兔崽子,你说什么呢,高明怎么可能会给你挖坑!”李世民对着韦浩训斥说道。
“可拉倒吧,你都没有少给我挖坑,还太子不会?太子可没少坑我,他们三个都没少坑我,今天,你们还想组团来坑我,想得美呢,我就是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解决不了!不关我的事情!”韦浩坐在那里,对着他们鄙视的说道。
李世民心里那个郁闷啊,这小子记仇啊,你听听,这叫什么话啊?
“慎庸,这,朝堂现在真是面临着问题,没骗你!”李承乾为难的看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啊!但是我管不了啊!”韦浩马上摊开手对着李承乾说道。
“这个,慎庸,之前我也给你道歉了,今天我再次给你道歉,可好?”李恪说着就站了起来,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韦浩也是连忙站起来,开口说道:“可别,你都道歉了,继续道歉是什么意思?还想要坑我于不义啊,外面的那些大臣知道了,如果看我韦浩,人家三番五次来道歉,我还不接受,可不能这样坑人啊!”
劍鋒 小說
“这!”李恪心里其实很慌张的,
他既想韦浩回来,但是又怕韦浩回来,他知道韦浩的本事,现在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如果让韦浩来查,他肯定什么都查的明白,到时候一旦查出来了,自己就麻烦了,
可是韦浩如果不回来,那些大臣就是盯着他不放,所以,现在他很纠结,他就是希望韦浩在长安,但是什么事情都不要管最好,这样的话,朝堂那些大臣,估计也不会一直盯着自己不放。
萬武天尊 小說
“坐下说吧?晚饭去你们母后那边吃,父皇这边派人去通知了,到时候一起过去。”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几个说道,他们几个也是点了点头。
“说说,现在查到了没有,谁截留的电报,你作为监察院的监察长,居然还没有查出来?”李世民盯着李恪就问了起来。
“这个,父皇我们一直在查,但是那个电报员回老家了,我们也派人去了他老家,不过,路途有点远,现在还没有消息回来,估计最快也要到后天!”李恪马上对着李世民汇报着。
“毛线,那个电报员傻啊,还能在家里等着你们来抓他啊,估计要么就是跑了,要不就是死了,被灭口了,世上还有怎么傻的人,留着他?”韦浩马上鄙视的说道,
他们几个听到了,也是不语,他们心里其实清楚的很,但是没人敢点出来,也只有韦浩敢点出来。
“还是要从其他人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摸到这个电报员背后之人,如果能够摸清楚,那是最好了,如果摸不清楚,到时候朝堂的那些武将,可是有很大的意见的,你如何给咬金他们交待?如何给敬德他们交待,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弹劾你,一旦他们弹劾你,到时候父皇可不能留着你了!”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李恪说道。
“是,父皇,儿臣知道了,只是,时间这么长了,估计对方什么都已经安排好了,继续查也查不出来什么,儿臣想了,如果真的查不出来,那只能儿臣来承担这个责任了!”李恪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李世民听后,沉默了起来,毕竟,这件事可是没有那么容易的,如果真的让李恪来承担的话,李恪就废掉了,再也没有机会了,到时候高明就没有对手了,李泰可未必是高明的对手啊,所以李世民现在就是想要保住李恪,可是韦浩如果不出手的话,李世民就没有办法,因此李世民现在也是发愁,非常的发愁。
“查,一定要查出来,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要不然,朕没有办法和那些武将们交代,这件事,你要用心才是,要不然,你的监察院可是会引起众怒的,现在很多人对监察院有很大的意见,已经到了需要收拾的地步了!”李世民看着李恪生气的说道。
“是,父皇,儿臣让父皇担心了,父皇放心就是,儿臣一定去调查清楚了!”李恪坐在那里,拱手说道,
心里则是苦笑,调查,怎么调查?调查谁啊?现在证据都没有了,还调查。
“你什么时候去洛阳?”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啊,明天吧,明天就去,家里这么多娃,我不去,不放心,再说了,现在我的那些外甥外甥女门,现在也是在我府上住着,我还要给他们上课,这些孩子可不能耽误了!”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前段时间,那些姐姐们把孩子全部送到了韦浩这边,韦浩现在也只能检查他们的功课,上午是学习那些古典书籍,下午就是学习数学了,每天都是如此,
只不过,韦浩每次就是给他们上课半个时辰,剩下的就是让他们去做作业,一些年长的孩子,本来是在学堂那边读书的,现在也到了韦浩这边,他们高年级的孩子,是可以给那些弟弟妹妹上课的,另外就是韦沉的三个儿子也是全部在韦浩的府上。
“明天就要回去?这,这么着急吗?朕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呢!”李世民一听韦浩说明天就要回去,着急的问道。
“嗯,明天就要回去!”韦浩马上点头说道。
“不行,过两天吧?过两天,明天还有大朝,明天你要来上朝!”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吃惊的看着李世民,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来上朝了,自己都忘记了,现在居然让自己来上朝。
“明天上大朝,你来就是了!”李世民对着韦浩强调说道。
“不来,起不来,今天晚上我还要去我岳父家里一趟,总不能回来了一趟,连我岳父家的门都不登吧?”韦浩马上摇头说道,自己可不上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不然,李世民不可能让自己去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