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开天神斧!
哦不。
开山神斧!
它的出现,简直可以说是粉碎了一切既定的命运轨迹,掀翻了所有棋手落子的棋盘!
在上一刻,或许还有人志得意满,感叹大势已定。
下一刻,面对一柄蛮横到极致、丝毫不讲究的斧头,什么宏图霸业,都化作了梦幻泡影!
“怎么……可能?”
被神斧锁定着,重华一脸的错愕与愣怔,呢喃着轻语。
他不能理解。
你说你掏出个诛仙剑阵,那还好歹讲究点基本法!
掏出个斧头……
即使那斧头上铭刻着大大的“开山”两个字!
但是!
那份威能!
那份粉碎古今的伟力!
这糊弄谁呢?!
开山?
你丫的这是要开“不周山”吗?!
简直离天下之大谱!
好比是说——河神,银河也是河!
开山神斧,开不周山也是开山!
——呸!谁信谁蠢!
重华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文命的身躯依旧单薄。
法力仍然平平无奇。
但是当他举起神斧,整个世界的光芒都为他所夺!
哪怕是征战厮杀在岁月源头的三位至强太易,此刻都被吸引了目光……尤其是东皇。
他愣愣的看着手里的混沌钟,又看了看对手的太极图、盘古幡,一时间怀疑人生,琢磨着自己拿的是不是假货。
而后,下一刻他便扑了出去,要脱离战团,回返援救。
但这一回,是炎黄二帝不愿意了!
他们并肩子上,娴熟的牵制围攻……面对千军万马,他们是一起上;面对一个人,他们也是一起上!
“滚!”
南風泊 小說
东皇怒喝,却被轩辕怼回去了。
“你让我们滚我们就滚,我们还要不要面子?”
“你啊,就陪我我们在这好好待着罢!”
“就像你说的那样!”
“兵者诡道!”
“计策不如人,那就要认!”
“女娲娘娘,智定千秋万世,岂是你们这帮庸才可以揣摩的?”
轩辕脸不红、气不喘,自发的配合着某位幕后的大黑手,将一口锅往女娲身上扣的死死的。
别问!
问就是女娲娘娘一手策划的!
反正大前天的晚上,就是娲皇显灵,亲手为文命解封了鲧从娲皇宫里取走的斧头威能!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们是信了!
至于说,那个“娲皇”是真是假什么的……
天知道!
哦不!
天也不知道!
……
文命的实力,并没有多么的出众。
平平无奇,可能打一尊大神通者都吃力。
但是。
这一刻他掏出的外挂太强力了!
神斧一现,天地崩,山河灭!
重华本来提着屠巫剑,有不可一世的凶威,可面对所谓的“开山神斧”?
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硬生生锁定了,无论逃到哪里,纵使可通往无限时空,也要挨上这一击!
“多少人的血泪!”
“无数氏族的悲歌!”
“洪水滔滔,你不去理会……在其中搬弄是非,牟取利益,打压异己,倒是欢快!”
“龙师狼狈退场,颜面扫地!”
“共工氏被你放逐打压!”
“鲧亦是身死他乡!”
“这背后都有你的影子!”
“抢险救灾不见你,称王称帝却上心!”
“今朝,便让你我之间做一个了断!”
文命暴喝,声动十方。
这一刻,他化作了最高的审判者,挥下了裁决人世的神斧。
便见一道光在绽放!
那光,是如此的耀眼,割裂了天穹,无论是天南,亦或者海北,都能得见!
“咔嚓!”
洪荒的规则,宇宙的法度,这一刻都仿佛被生生割裂成了两半!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小说
而在尽头,在斧光的指向,是重华,被迫成为了人世间最靓的仔!
“叛逆!休得胡言乱语!”
重华长啸,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又无处可逃,此时也被激发出了凶性来,随手一斩,蚩尤身形打着滚跌落人间,而后他便执剑,悍然迎上了开天辟地般的斧光。
他要向死而生,杀出一条生路来!
“你才是叛逆!”
文命的身形,这一刻是高大的,伟岸的,神圣的……挥动着洪荒天地最可怕的大杀器,纵然是一介凡夫,也注定光耀千古。
不过,绚烂之下,他的身躯隐现血痕,仿佛是不堪重负一般,承受了超越世人想象之外的压力。
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这“开山神斧”,那样的强横,哪里是一个“普通”的人王能随意动用的?
想要展现其威能,必然是付出了莫大的代价!
天使的休憩
这很合理,没毛病。
重华也正是洞察到了这其中的微妙,才有这样反杀的决绝。
身为鸟师的主宰,东夷大地的领袖,更是有天庭的权柄,神道共荣圈的加持……天人和合,融汇作无上的伟力,凝练在屠巫剑上,化作像是可以斩灭一切的锋芒!
神剑无双,引动了浩瀚天地,乃至于是人道的伟力!
斩灭了诸天万象,粉碎了万古诸世,它是强大的,是超然的!
天穹之上,群星闪耀,降下光辉。
大地之下,龙蛇起陆,遥遥恭维。
人道之中,苍生叩拜,献上信仰。
宇宙黯淡了又重明,重华屹立在当世的绝巅,如同引领时代的至高领袖。
可惜。
当那柄神斧,驾驭着开天辟地的斧光斩落……
什么都破碎了!
群星破灭!
大地崩塌!
人道的信仰,也被拨乱反正!
巅峰的碰撞,无上的力量……一击,便足以定胜负!分高下!
开山斧与屠巫剑,它们打穿了世界有形的极限,毁灭又重辟,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神斧斩弯了锋锐的神剑,压在重华的身上!
“噗!”
重华愣怔的看着,鲜血止不住的从伤口涌出。
青荷
他的精,他的气,他的神,遭到了毁灭般的打击!
这更让他确定了什么……这斧头,果然不是单纯的表面像啊!
这威力,就是……正版!
“重华,你的政治时代结束了!”
文命执斧,半压在重华的身上,在向前疾驰。
他们的身形粉碎一切,人道的力量席卷,屠巫剑、开山斧的余波横扫,如那巫支祁,不过是因为震撼于世事的无常、不敢置信天皇的落败,反应慢了些,就被神斧的余波击中,半边身子都毁了,坠落山河,半死不活。
“结束?!”重华咳着血,忽然惨烈一笑,“的确,我估错了啊……你的底牌,不是诛仙剑阵!”
“这是我的无能……”
“但我还没有输!”
“我依旧是鸟师的王,是天庭的皇……一时之败,又算得了什么呢?”
“仍旧能卷土重来!”
重华认认真真的盯着文命,像是要把他的身影刻进记忆的最深处一般。
就是这个人,给了他万世难忘的一斧,粉碎了他本能必胜的棋局。
“你以为,你还有下次吗?”
文命却是森然的笑着,“你知道,我这柄开山斧是怎么来的吗?”
“一切,都在女娲娘娘的掌控之中!”
“她,早已为你编写好了落幕的剧本!”
“千秋之前,她便落子了……应在今朝!”
“昔日鲧窃息壤,往娲皇宫一行……最终他带回来的,可不止是九天息壤啊!”
“还有这件至强神兵!”
这如同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响在无数明着暗着观察此地的古神大圣心头。
天雷滚滚,让他们震撼失语。
“女娲娘娘功参造化,连盘古大神的真身都能玩出滴血重生、再造形体的手段……她仿造真正的开天神斧,造出一件赝品,又有何难?”
这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很合理。
文命为重华,也为所有人解释了来龙去脉……反正,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信了!
真相,就是这样!
“这本是为都天神煞大阵配备的杀器……可惜事出突然,终是没让周天星斗大阵感受一番。”
“但,阴差阳错,到了这后巫妖的时代……”
JK和男同學的媽媽
“又有鲧的行动,令之重见光明!”
“当鲧最后的努力失败,和平解决矛盾的希望消失后,女娲娘娘便默默策划好了一切,解封神斧的封禁,让我领悟了其中的玄机……到最后,走到你的面前,斩你一斧,毁掉你所有的野心!”
“不然,你以为……飞廉为什么能归来?他又为什么会投诚?”
“只因为,一切都早已被女娲娘娘她安排的明明白白!”
文命鼓吹着女娲的运筹帷幄、决胜万古,那是史上第一高明的幕后黑手,翻云覆雨,就如当年与真·炎帝互换身份,一连坑杀了三大妖帅时一般!
女娲!
永远滴神!
洪荒神圣智商天花板!
“你不可能赢的!”
“你所有的依仗,你所窃取的权柄……都将在今天,彻底瓦解干净!”
文命死死的看着重华,“鸟师会拨乱反正!龙师会重新复苏!”
“天庭通过种种阴谋手段得到的好处,都会连本带利的吐出去!”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同一时刻,天地元气震荡,有一声无比凄厉痛苦的怒吼,响彻在诸神众生的耳中。
“这是……夔牛的声音?!”
诸神惊悚!
究竟发生了什么?
让一位妖帅发出如此痛苦的咆哮?
仿佛是遭遇了不世大敌,被围杀,被圈踢,甚至于是……
剥皮拆骨!
下一刻,是阴风在席卷,是血雨在瓢泼……这是顶尖的大神通者在落幕!
“夔牛……遭劫了!”
爆炸般的新闻扩散!
古神大圣注目东海,眺望着被切割出了洪荒的浩淼战场。
在那里,是最惨烈的杀伐地,已有数不清的龙种、妖族,大巫小巫,人族战将战兵,殒落其中,拼杀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但这些都是小头。
因为,有真正的重量级人物,于今日饮恨,伏尸于此!
——夔牛大圣!
这位新晋的妖帅,他波澜壮阔、扬眉吐气的神生,开启的还没有多么漫长,就被人强势的终结了!
一尊女神,立在战场中,夺去了种种光彩。
她踏着血海,一只手提领着皑皑白骨,另一只手抓着一卷夔牛皮,血腥残酷中带着妖艳的美,寂寞当世。
夔牛的骨!
夔牛的皮!
一位妖帅,竟是这样凄凉落幕!
他走的很不安详。
毕竟,杀人不过头点地。
可玄素并没有给他一个安稳平静的死法,令之受到了一番折磨。
由此也可以证明。
精神病……这并非是万能的护身符。
真碰见了要你命的,什么病都不好使。
诸神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刻感觉到世界变化太快。
“夔牛……怎么就死了呢?”
“不久前还好好的呢!”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他们不解。
“真说实力,夔牛是比玄素差了些……但玄素想杀他,也很困难才对!”
“夔牛打不过,还不能逃了不成?”
这是困惑的原因。
但很快,有人就解释了背后的微妙。
“有人插手了……还是妖帅、祖巫一流的人物,都比夔牛要强大!”
一直观战的神圣立刻说道,“就在刚刚……在开天……开山斧光划破天地的时候,突然的就有人进场了!”
“他们错乱了时空,与玄素一起袭杀了夔牛!”
“夔牛奋力反抗,拼命挣扎……可结果并没有什么用……”
“很干脆的就死了……”
那神圣轻语,眼底还残存着几分震惊与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呢?这天底下的高人,都彼此牵制了,怎么还能拉起队伍,围杀一尊妖帅?”
“哪有那么多的无名高手?”
有质疑者,难以想象和理解。
“活着的高人,自然是没法下场的……但死去的呢?”先前解释的神圣叹息,“我见到了两条大道的复苏与活跃……那是昔日的毕方妖帅,还有英招妖帅啊!”
“什么?他们不是被炎帝镇杀了吗?怎么会再现!”质疑者变色,随后就失语了。
“飞廉还被女娲殿下所杀呢……不照样出来蹦跶了?”
有古神语气幽幽,说出了这句话。
一尊又一尊心思活络敏锐的大罗,这一刻他们心中发寒。
他们看着踏破尸山血海而行的玄素神女,一旁隐在某个角落里,有着两尊形体朦胧的顶尖大能拱卫着她,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姿态,已经是说明了什么。
他们又看着救起蚩尤的风伯,这曾经的飞廉妖帅,现在连掩饰都不掩饰的。
转头侧目,最后见到了文命,尤其是他手中的那一柄斧头,据说是鲧从娲皇宫所得,于今朝爆发,一举干翻了重华的至强杀器!
……
这一个个零碎的片段,此刻被有心人串联在一起,描绘成了一幅无声骇人的计划图。
娲皇!
谋算千秋!
智定万古!
“太可怕了!”
有神圣颤栗,发自内心的惊恐。
“这么算下来……”
“龙师崩溃了,即使重组,也是被应龙所掌,注定了会听命于女娲殿下……应龙本就是女娲殿下的司机。”
“鸟师被清洗了,拔除了所有被妖族渗透的隐患……”
“天庭的大战略崩溃了……夔牛已死,巫支祁也活不成了!”
“人族或成最大赢家!”
“女娲殿下……好恐怖的心机!”
“她算计了所有人!”
神圣颤抖着说道。
“闭嘴!噤声!你不要命了吗?”他的好友被吓到了,疯狂示意他,“你在瞎说什么大实话?!”
“啊……对对对……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不懂……”
那神圣立刻醒悟,选择性的失聪、失明、失忆了。
诸神都被吓到了。
而在某一处草丛深处。
女娃一张俏脸上,尽是懵逼。
她深深的怀疑起人生来。
“我怎么不知道?”
“我竟然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