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记忆是什么。
是一帧一帧的画面,当你回忆某件事时,出现在脑海里的是一张模糊的图。
梦呢。
也是如此。
为什么记不住,因为梦只是想象力的无意识散发,大脑将其当做了无意义的垃圾内容,并没有去刻意记录它们。
所以,昨夜梦到了什么,你会很快忘记。
张恒的梦术封印便是如此。
他将许仙的前世记忆,打入了垃圾区域,这个区域是潜意识层。
如果无人唤醒的话,许仙永远也不会找到这些记忆,最多只是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啊。”
实则,这是记忆丢失的征兆。
如果你遇到一个陌生人,觉得他似曾相识。
去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有一种好似来过的错觉。
甚至做一件事后,总觉得这件事曾经做过。
这可能不是你的错觉,而是你的记忆被动过手脚了,又或者是前世残留的潜意识,再或者世界被重置过,神神明明,自思自量。
一月。
两月。
三月…
张恒每日打磨法力,修炼道术,时间过得很快,很充实。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只可惜,他依然被卡在返虚境圆满,没有找到突破的契机。
与修为相比,道术方面的进展倒是迅速。
尤其是梦术方面,张恒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梦术的修炼天赋。
前后不过一年多,梦术上便取得了极高造诣,连带着刚入手的幻术也登堂入室了。
“真见鬼了,我哪来的这么强的左道天赋?”
张恒自己也有些懵。
可他修炼左道之术,就是有种信手捏来的顺畅,好似他天生为此而生一样。
这还是他并未精研梦术的结果,他的时间大多消耗在雷法与剑术上。
梦术占用的时间,不足每天修炼时间的五分之一。
可梦术的进步速度却像坐火箭一样,让张恒忍不住怀疑,莫非自己有【左道飞仙】的特性。
要不然,韩道人口中极难开辟的梦界,怎么到他这如此容易。
“梦界!”
想到即将开辟的梦中界。
张恒又想到了韩道人。
梦界他是见过的,比如天齐观的韩道人,他的梦界是1:1复制的开封古城,甚至连城中百姓也完美复制了下来。
但是张恒估算,他初步开辟的梦界,应该没有韩道人那么大,最多一座人口十万余的小城。
想达到开封古城那种人口数百万的级别,还需要在其后不断对其填充才行。
“第一次开辟梦界,最好要有原型可以参参照,选取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比如自家的老宅,然后再从老宅一点点向外扩建,”
“以韩道人来说,他居住在开封古城外的天齐山上,所以他对天齐观和开封古城很熟悉,才能将整个古城完美的复刻在梦中。”
张恒想着自己的梦界。
他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无疑是大沟镇。
可他不想用大沟镇塑造梦界,因为那是他梦开始的地方,心中永远的净土,不容亵渎。
但是不选大沟镇的话,又能选哪?
张恒有些犯难。
思前想后,他决定返回郭北县。
“站住,我们是抓逃犯的。”
“我不是逃犯啊,你们抓错人了,画像上的人有胡子,我没有啊。”
“胡子刮了不就没有了吗,抓起来,带回去严刑拷打。”
站在墙头。
看着郭北县内的一幕幕。
枝头尖尖,日月圆圆。
贪官污吏千千万,苦难的民众万万千。
郭北县,依然是那个郭北县,没有任何改变。
没了树姥姥,没了黑山老妖,没了普渡慈航。
郭北县并没有向好的一方面发展。
甚至就是刚上任的,那位号称清流的县太爷,此时也正忙着在勾栏内搂着舞姬,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忧国忧民。
城中百姓,对这位清流老爷也并不买账。
而这位号称两袖清风,要做事实的清流老爷,或许是吃过苦,穷的怕了,内心之贪婪,行事之放纵,比之前几任县令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清风苦心扶持寒门与清流,希望以此改制,可惜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起点,显然他并不是那个可以扭转风气,再创中兴之人。”
张恒的目光中倒映着山河。
改制,先改官吏。
大松的官僚体系烂到家了,只有大刀阔斧的改革,有将一切推倒重来的勇气,才可能实现中兴。
只可惜,傅清风与天禧帝的组合,不管是能力还是魄力,并不足以破开这个死局。
“你这处书店不错,带个院子,于闹市中取一分静意,是个好地方。”
“客官什么意思?”
潮戀~ASASHIO-CHAN FALL IN LOV
“我要了。”
什么祖传的院子不能卖,亵渎祖宗之类的话,张恒听都不想听。
当他拿出两锭金元宝时,书店老板就做出了违背祖宗的决定,毅然决然将院子卖给了他。
临走时还说,这是祖宗留下的家业不该卖,可张恒的心太诚了,实在是不好推脱。
鬼才信。
这种人张恒见的多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甚至在签字画押之后,家里的东西都没收拾,赶着驴车,带着孩子就从后门跑的,连媳妇都没带,真没出息。
所幸,张恒不是个挑理的人。
又给了女人一锭银子,将哭哭啼啼的女人打发走,随后从院落内拔起一颗蒲公英,开口就吐出了一口气。
呼!
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落,落在地上变化成十数名绿衣汉子。
“将庭院打扫一下,该收拾的手势,该丢的丢了。”
张恒留下命令,自有力士去做。
而他自己呢,则背着手在郭北县内转了起来,将沿途所见的一幕幕映入心中。
“梦!”
仙壺農
夜晚。
张恒盘坐在院落内,展开了自己的梦界。
第一日,他构造了书店和自己所在的院落。
第二日,梦界开始向外建造,多出了一条街道与街坊四邻。
打烧饼的崔老六,开杂货店的阮小五。
被公公扒灰的秦寡妇,父母双亡姐姐给人浆洗衣服,弟弟在街头厮混的苦命姐弟。
有一,就有二。
张恒以上帝视角建造着梦界,有种玩建设类游戏【模拟城市5】的既视感。
但是他发现。
一个人建造还是太慢了,半个月下来,连郭北县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建设下来。
“到时我想差了。”
张恒思索一番:“我又何必亲自去建造,一人力短,众人力长,郭北县内生活着十余万人,为什么不将一些人拉入梦中,让他们帮我建造。”
想做就做。
张恒开始在夜晚拉人入梦。
也不用这些人做什么,只让他们按照1:1的比列,将自己的家在梦界中塑造出来就好,都是免费的上好劳动力。
“快跑啊,郭北县来了个好狠的人,一到夜晚整个县城都陷入奇幻之境,定有惊天大能在此地修炼妙法。”
郭北县也是有修行者的。
他们或是散修,或者妖邪,神识要比普通人更加灵敏。
张恒以梦法拉人入梦,一次就能拉十万人,自然谈不上微操。
所以在经历了几天的浑浑噩噩,梦境沉沦之后,有些修士已经察觉到不对了,于是纷纷开始出逃。
一月后。
梦界下的郭北县,已经被初步建立。
同时,钦天监夜观天象,也发现了郭北县上空迷雾环绕,似有变故发生的事,于是派来了两名钦天使者。
“我乃张恒,今以郭北县练法,见者速退。”
张恒并没有隐藏自己。
人的名,树的影。
到了他这个级别摆明车马就好了,魑魅魍魉听到他的姓名自会退去。
果然。
一听张恒的名号,两名钦天监使者便不敢告扰了,甚至连进城与他当面询问都不敢,相视一眼便转身而去。
“张恒!”
开封府内。
得到手下的汇报,诸葛卧龙一阵头大:“怎么又是他?”
“监正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要管一下?”
前来汇报的钦天使者,都在等待诸葛卧龙的决定。
“管,怎么管?”
诸葛卧龙并不傻。
张恒还在外面活蹦乱跳,而那日回来后的赵宗正,可是至今都没有露面。
催动镇国神器盘龙棍,召唤太祖意识降临自身,对赵宗正的负担很大。
那一战说是平手。
实际上,双方都有顾虑,赵太祖的武道意识想要保全赵宗正的性命,张恒也怕战到最后给人可乘之机,不然拼到最后,谁先倒下还未可知。
“由他去吧,左右不过一座县城,就当又出了个黑山老妖一般的妖魔王,让其占去了就好了。”
诸葛卧龙挥挥手,让手下人离开了。
等到众人走后,他一个人站在钦天府内,看着漫天星辰低语道:“此子怎么如此厉害,他是如何修行的,莫非四百年后的今日,又要出一位赵太祖般的无敌强者?”
想了想。
张恒的年岁也不大,实在是想不通。
索性也就不想了,张恒厉害是厉害,可他没有介入王朝争霸的想法。
与其相比,反而是恒真道那边的动作有些让人疑虑。
恒真道道主徐鸿儒,自半年前闭关后,就将教中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了其弟子白莲圣女打理。
这白莲圣女的修为虽然不算高,可手腕确实惊人。
初登高位,很快便平息了内部的不满之声,并开始在西荒传道。
眼下不过半年。
西荒之内,信奉恒真道者便不知几凡,连带着中原境内也开始有恒真道的讲经人活动。
他们声称人间浩劫,是上天对人间的考验。
信奉恒真道,可免堕地狱,消解灾章,再加上恒真道的弟子多会一两手变幻之术,得到了不少穷苦大众的响应。
不要小看穷苦大众。
春江水暖鸭先知,历朝历代的造反主力都是这帮人。
家有良田百亩,吃喝不愁的,你让他造反他也不去。
“梦界…”
嫡親貴女 淺若溪
张恒这边,随着时间的流逝,梦界也越发完美。
可他依然有苦恼。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梦界还不够真,总是欠一分火候。
“是什么呢?”
张恒行走在梦界之内,看着梦界下的郭北县,和一个个神念组成的人。
看了又看。
有些明白了。
梦界之所以不够真,是因为他的梦界缺少灵动,梦界内的人浑浑噩噩,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该怎么解决?”
张恒陷入思考。
如果可以的话,将郭北县的人全部拉入梦界,让他们充当梦界下的NPC是最好的。
可这样做不符合张恒的性格,简直与邪魔无异。
真那样做了,不说一身血光会受到宗门责备,就连自己那一关也过不了。
张恒做事但求本心。
他不好斗,也不嗜杀,梦界初建便将十余万人强行困于梦界,以成此法。
日后,梦界再有所发展了该怎么办。
一座县城不够了就吞噬一座府城,然后州城,一州之地,直到将整个真实世界打入梦中吗。
戀如雨止
此法不可取。
张恒冥思苦想,想着对策。
韩道人的开封古城内,人头涌的,梦界下的众人嬉笑怒骂,皆与现实一般无二,他是怎么办到的。
说到底,半路出家还是不行。
他要是出身恒真道,肯定就不会有这方面的困扰了,因为不懂的地方可以向其他人请教。
但是现在,张恒根本找不到韩道人。
韩道人闲云野鹤一个,谁知道此时在哪,没准躲在自己的梦中界内,根本无从去找。
再者。
韩道人的情况并不好,眼下距离分别已有一年多,保不住已经沉沦在梦境中了。
去沉沦者的梦界中去找人,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别忘了,天齐观之所以大猫小猫一两只,就是因为韩道人的师父沉沦,天齐观的一众弟子进入梦中搭救,结果一个都没回来。
“将十余万人永远的困在梦界并不可取。”
“但是屏蔽六识,让这些人沉沦梦境一天,等我截取了这一天后,再将众人放回现实应该影响不大。”
“到时候,这一天被我截取,封存在梦界中轮回反复,就像游戏中的既有程序一样,是不是就能以假乱真了?”
梦术的极致,一念之下,能将所有生灵拉入梦中,自己身在其中,以神灵的姿态俯视众生。
甚至,被拉入梦中的这些人,都不会察觉到他们是在做梦。
如此一来,他们不知道这是梦,只会按照平日里的生活轨迹过一天。
张恒截取这个时间,并将其定格,化为梦中的一日轮回,让其永远重复着这一天,算不算初步解决这个问题呢。
想不出。
但是可以试试,这一日,就叫:【被困同一天一万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