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玉山上的第三境界战斗还在继续。
九面佛十世肉身受伤后,浑身血气鼓荡,有更猛烈巨大的血气在体内沸腾,挤压。
地面震荡,沙硕剧烈跳动,身上爆发出如汪洋一样庞大的血海红光,染红半边长空,如阳气机暴涨,散发出多人心魄的慑人气息,十颗脑袋上的二十只复眼爆射出赤色凶光。
“吼!”
一声可怕又凶绝的嘶吼,如长柱飓风冲击压得极低的厚厚灰色云霄,在长空上震荡出一圈恐怖涟漪。
九面佛十世肉身背后再次出现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阳火身躯,这次的身影更高大,威猛阳刚,高达二三十丈,快要耸立入云霄,轰隆隆!
空气连续爆炸,巨大脚掌在玉山上踏出一长串掌坑,九面佛十世肉身依靠纯肉身突破音障,气势汹汹的大踏步奔杀来。
他发狂了。
二十只眼睛凶狞赤红。
人还未到,双掌一推,天上轰出一排虚空大手印,这些虚空大手印连同他身后的二三十丈巨大的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一起,打出漫天手印和烘炉掌印。
轰!
轰!
轰!
爆炸!爆炸!玉山上的一切事物都在爆炸!参天不死树被连绵不绝的虚空大手印和烘炉掌印打爆!
玉山被打崩灭,断裂出数处断崖!
这些虚空大手印和烘炉掌印刺目至极,带着如太阳烘烤的沸腾蒸汽,把成片的玉树爆碎,把巨石四分五裂,目所及处都在爆炸,汹涌气浪卷起一地碎石、碎木片、树枝,在半空极速飞舞,碰撞。
他就像的人形巨兽,一路从山脚横推上半山腰,沿途一切都被漫天大手印打爆成齑粉。
杀气卷天。
而迎接他的,是晋安的神道拳意,漫天天庭神尊,映照虚空,绚烂神光汹涌澎湃,齐齐镇杀向面前的魔佛菩萨,这是毫无取巧的正面硬撼,当金刚菩萨的漫天虚空大手印与漫天天庭神尊相撞的刹那,这个地方打出霹雳巨响,如洪荒两教大战,打得断天绝地,玉山开裂数条巨大裂缝然后轰然崩塌出一块巨大断崖。
这块巨大断崖一直延伸到道宫门前,门前不死树直接被撕碎,就连一半道宫地基也都悬空露出。
漫天虚空大手印还在继续朝前疯狂推进,带着阳火如烈日的霸道凶猛,眼前景象就像是两尊身体巨大的金刚菩萨一起镇压道宫门前的年轻道士,像是成百上千座不朽山峰不断砸落,这里如狂湖爆炸,卷起冲天尘土。
这是两大强者造成的破坏力,再让九面佛十世肉身这么疯狂横推下去,连山都要被他扫平。
第三境界强者的搏杀非常恐怖,第二境界高手参与进来,轻易被打爆成血雾,来再多都是炮灰,这便是三之极强者的恐怖破坏力。
尤其是肉身气血如狼烟似火山的硬碰硬对撞,简单而粗暴,就更是如同排山倒海,摧山填谷,每一个拳印神足打出,都能倾泻出无比恐怖绝伦的力量,什么第二境界第一高手,第二高手,统统都挨不了一下就被打得身体爆炸。
在如同排山倒海般倾泻下的大手印和烘炉掌印里,晋安脸上神色越来越严肃。
他咬断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此时的他,一身气血沸腾,头顶着三日同辉,连带着舌尖喷出的一口精血,都燃烧着精纯阳火,气血浓烈,铺天盖地,弥漫出绚烂火光与神药馥郁,没有半点铁锈苦涩气味。
这一口精纯阳火散开化作热风,附着在背后五雷大帝、丁甲十二神、五福大帝、二郎真君战神那些天庭神道上,得到滋补,再次壮大,演变成更加勇猛宏大的神道拳意,在晋安的元神御法下,一起大开大合,力量刚猛对轰向面前的漫天大手印。
轰隆!
一声大爆炸!
整片虚空都在如雷霆爆炸,震撼这片山巅,冲霄起惊世骇俗的力量!
九面佛十世肉身表面的护体血光炸开,炽热血气把周围一圈玉山、玉树烧得坑坑洼洼,背后的千头千手千足金刚菩萨阳火身躯碎裂不见,巨大的爆炸冲击波把九面佛十世肉身又震退回山脚下。
此时站在道宫门前的晋安,脸上气色有点苍白,舌尖精血是瞬间燃烧潜能,爆发出数倍攻击,可对身体的摧残同样是难以承受的。
虽然他体内有着还未消化完的帝屋神树之果药力,马上又替他补齐亏损掉的精血,面色重新红润起来,可晋安脸上神色依旧凝重,高兴不起来。
“纯以肉身气血相抗,我还是差了一定距离!我才刚突破,而且只是暂时登临第三境界,体内气血终究是不如这具先天武圣的气血,现在等于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这么长此以往下去,我体内就算又帝屋神树之力不停洗刷体质和恢复生命力,终将有被耗空的时候!”
站在道宫门前的晋安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细节,无论外界怎样剧烈大战,天崩地裂,道宫地基有一半都悬空露出了,可始终屹立不倒。
“是道宫广场上的一块砖石有古怪!”
元神能通神,可挣脱肉身枷锁,直窥大道本质,晋安念头一动,下一刻,他元神御物,已经举起道宫广场太极八卦图里的其中一块砖石,然后飞落入手掌中。
就在他的元神刚御物搬运起那块奇异砖石,一直屹立小昆仑虚不倒的道宫,如失去神力支撑,终于抵挡不住岁月消磨,顷刻倒塌成废墟。
看着小昆仑虚里最后一片道地都消亡了,晋安目露惋惜,可接下来他错愕发现,手里拿着的所谓砖石,实际上是一只正面刻有“万神咸听”四字道教镇坛木,因为被尘土落满,起初不起眼,所以才会被人误认为是块普通砖石,之前那么多人进入道宫都没有发现到这块砖石的异常。
“这道宫在这方枯竭的世界里,依旧能屹立千万年不倒,莫非是因为枚这镇坛木起到镇压岁月,是道宫的镇教基石?”
说起镇坛木,晋安可是一点都不陌生,他拿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就连手感也有点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他在鬼母噩梦里就有一只镇坛木。
可惜后来镇坛木毁了,要不然当作元神法器也不错,那只镇坛木他用得手熟,早就有感情了。
倒是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鬼母噩梦里失去一只镇坛木,在鬼母的指引下,他又在昆仑山找到一只新的镇坛木。
或许这就是缘法妙不可言吧。
震坛木又叫震坛木,一般是纂刻雷法经意,以声夺人,惊吓鬼神。
九面佛十世肉身的嘶吼打断了他的思绪,不给他仔细琢磨手里震坛木的时间,又朝他奔杀过来。
晋安眸光闪动,他有心想试试看新得到的震坛木威力,怎么说也是小昆仑虚里发现的神物,其上惊世杀威肯定要比鬼母噩梦里那只震坛木更大吧。
他匆忙感悟了下震坛木上的神法,然后抬手一掷,霎时,天上亮起比闪电球还炽盛的光芒,仿佛是有闪电球在空中爆炸,声势轰隆隆的飞撞出去。
晋安发现这震坛木对他的消耗很大,就这么一掷,就差点吸光他全身道炁,他大意了。
但震坛木所带来的威力,同样很惊世骇俗。
有雷光突破音障的飞撞向九面佛十世肉身。
九面佛十世肉身虽然是无魂无魄的空壳,但他对于危险有着原始本能的直觉,这一刻,他全身血肉抖动,想要闪开声势轰隆隆飞撞来的震坛木。
但是雷霆是天地至阳至刚之物,速度比声音还快,迅雷不及掩耳间已经正面撞上九面佛十世肉身。
“吼!”
一声凄厉可怕的嘶吼,惊天动地,九面佛十世肉身遭受了无法弥合的重创。
他的半边胸膛直接被震坛木轰飞,几块血气庞大的血肉和几条粗壮手臂坠落在地,鲜血喷涌,身躯染血,景象骇人。
晋安既惊又喜看着这重创的一幕。
这震坛木的威力远超过他想象,想不到比六次敕封五雷斩邪符带给九面佛十世肉身的伤害还更大。
晋安此时最直观的想法就是,这镇压一方,镇教级别的震坛木,最少也值两三万阴德。
思及此,晋安不顾身体亏空的虚弱感,强行动用念头,元神御物带回震坛木。
此刻再次拿到震坛木,他满眼的喜爱,爱不释手。
随着这一次发威,震坛木上由岁月堆积的厚厚尘土,被神光震落,重见天日,只是当看到震坛木已经断成数小块时,晋安肉疼不已。
小说
这小昆仑虚毕竟枯竭得太久了,苍兽化骨,这震坛木若非是镇教级宝物,也早就随风飘散了。但也到了油尽灯枯境地,古法磨灭,最后被他莽力撞杀九面佛十世肉色那坚固血肉,终于不堪承受,神道毁灭,成了普通凡石。
“虽然神道死亡,但是残骸还在,像这种镇教级别的至宝,哪怕是能带到外界复刻出仿品也是件稀世重宝。”晋安小心收起震坛木碎片,然后再次看向九面佛十世肉身。
哪知,这抬头一看,却看到这东西正在发生惊变。
此刻,九面佛十世肉身的几颗脑袋,正狼吞虎咽,疯狂咬噬他坠落在地上的气血庞大的血肉和臂膀,模样疯狂。
随着他吞噬自己血肉,就见他的第十颗脑袋开始发生剧烈突变,原本的无脸面孔,逐渐长出五官,骨肉膨胀,最后变成一颗硕大的猰貐兽颅。
猰貐兽头比其它人头整整大出好几倍,脸上诞生出一枚枚血色符文,是那些血迹符文,带着洪荒猛兽的凶性,显得无比狰狞和凶神恶煞。
与此同时,九面佛十世肉身身上开始有神血汹涌澎湃,四周土石漂浮上半空,这是猰貐神血从他体内外泄出来的神力所致。
吃了人肉的九面佛十世肉身,此时在他身上不停发生巨变。
有越来越多的凶狂神血从他体内溢散出来,在外界形成恐怖飓风,飞沙走石,就连头顶风云都开始变色,乌云笼罩,电闪雷鸣,那是受到此地磁场异变,有雷霆和风云在此地疯狂集结。
九面佛十世肉身在神化!
晋安面色一变。
虽然血祭没有成功,中途被他们打断,可自在宗的阴谋还是成功了小半,这九面佛十世肉身多多少少吸到点猰貐神祇遗落在火山祭坛上的神血。
天地变数,在此刻出现了神奇重合,此时的九面佛十世肉身与猰貐在上古时期的经历何其相似。
都是复活后神智迷乱,喜欢食人。
似乎冥冥中早已经有定数,人间本该有此一劫。
当年是后羿铲除天下六害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可这个神话一死的时代没有后裔,只有晋安留在荒凉枯竭的小昆仑虚。
看着正发生惊人变化的九面佛十世肉身,晋安目光一沉,他没有犹豫,再次元神御物,飞拍向第十首化作猰貐兽头的九面佛十世肉身。
此时身躯不全的九面佛十世肉身,带着比猛兽还更危险的野性,不顾伤势的也朝晋安奔杀来。
面对再次飞拍来的震坛木,他张开吐出一团血沫,化作血肉山峰,蕴藏浩大血气,同样是轰隆隆的飞撞向震坛木。
轰隆!
血肉山峰爆碎,震坛木被磅礴血光震飞。
“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六丁六甲符,开!”
有神道气息降临晋安身上,身上贴着六丁六甲符的晋安,借来六丁阴神六甲阳神神力,以此同时温养充盈自己的阴神与阳身,浑身金光升腾,如神降临,他从炸开的血肉之雨里冲出,左手打出宏大武道拳意右手打出漫天神道拳意,左右开弓,目光凌厉无惧的齐齐轰砸向九面佛十世肉身。
这叫趁你病要你命。
晋安并不打算给九面佛十世肉身有恢复时间。
九面佛十世肉身虽然少了半边身躯与手臂,可他反而凶性更狂了,仅剩下的所有手臂一起狂拍向晋安。
同时在他身后也托举起一尊磅礴猰貐血气,气势凶狂的张开巨口咬向晋安身后的神道身影。
“死!”
晋安大喝,两大强者碰撞,原地炸起撼天动地般的爆炸之音,空气震散,威势无双。
轰隆!
晋安咳血飞出,即便请神上身,又同时打出神道拳意和真武拳意,依旧不敌吸了猰貐神血的九面佛十世肉身。
但是九面佛十世肉身也不好过,脚步踉跄,口鼻崩血,他缺少了半边胸膛的五脏六腑,被宏大拳意震伤,鲜血从口鼻崩出。
这就像是原本的无漏之体,成了漏缺之体,原本的十全十美肉身出现罩门,随着鲜血崩出,他一身如烘炉气血也出现了风雨飘摇的时强时弱。
血气方刚,阳刚血气,必须得是体魄健康,身强体壮。一旦身体虚弱,则气血衰败,百病缠身,精神恍惚,乘虚而入。
一直钉在九面佛十世肉身十颗头颅上的太岁箭符,恰在此时发动,黑气冲破印堂,直逼眉毛的命宫。
第十颗头颅,也就是猰貐兽头,咔嚓咔嚓,居然直接咬下一颗脑袋吃掉,只剩下血琳琳残骨,从十头变成九头。
银色纪念币 小说
太岁当头坐,无灾也有祸,这是命犯太岁,在自残了。
趁着对方正在自残的千载难逢机会,晋安再次元神御物,震坛木带着轰隆隆奔雷声势,从身后偷袭,拍向九面佛十世肉的猰貐脑袋后脑勺。
即便命犯太岁自残中,九面佛十世肉身依靠对于危险的本能,躲开了来自身后的致命一击。但是躲过致命一击,还是被擦中另外二颗头颅,蓬,二颗头颅当空炸成血雾,血肉和碎骨坠地。
九面佛十世肉身吞噬了猰貐神血后,实力更强了,即便遭受如此重创,依旧不倒,反而是强行催动体内神血,化作磅礴血气,企图恢复重创肉身。
但晋安哪会让其恢复,他疯狂搬运五脏仙庙和黑山神功内气,把玉京金阙前辈灌顶进他体内的道炁尽数转化五脏道炁。
在这个时候,他施展出了《道法七十二术》第一变里的造畜术!
随着暂时登临第三境界,他对这造畜术的领悟更深了,直接以道炁勾动虚空,虚实相映,手中抖落一张蟒蛇皮,在他人眼里是蟒蛇皮,在他眼里实则是道炁幻象,虚空一点,九面佛十世肉身消失,原地多了头四肢着地的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