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听到李姝驾到的消息后,包子小丫鬟画儿激动的不行,哼着乡野小调,飞快的收拾了一番,收拾出来了两个包袱,不等派人来接她,便背着包袱出门。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拜见小姐,一刻也等不了了,秋儿说的那个宅子,画儿很熟悉,每次去镇南大集上买菜,都会路过哪里,那是一个新建的大宅子。
“若男,我要去找我家小姐了,这些银子你拿着,省着点花,还有,少喝点酒。”画儿出门前,将一个贴身的钱袋塞到妖女若男手里面,钱袋沉甸甸的,匆匆嘱咐道。
画儿说完,便转身出门,可是才迈了半步就被妖女若男拽住了胳膊。
寒蟬鳴泣之時-晝壞篇
画儿诧异的扭过头,接着手心便是一沉,妖女若男将钱袋还给她了。
“啊,若男,是不是有点少啊。可是,可是姑爷练兵需要好多银子呢,剩下的银子要给姑爷留着呢,你省着点花吧,等我领了月钱,再给你。”
画儿一脸为难的说道。
为了增加说服力,画儿紧接着又补充道,“是真的。上面当官的总是拖欠兵饷不拨,可是姑爷坚持要按时给浙军发兵饷,为了不拖欠兵饷,总是自掏腰包呢,为了筹备兵饷,姑爷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呢。”
“不是嫌少,是不用。”妖女若男摇了摇头,微笑着将钱袋坚持还给了画儿。
“可别说你有银子之类的话,当初你们寨子都走投无路了,才去靖南找的姑爷。你又没有进项,手里哪有什么银子。”画儿摇了摇头,将钱袋再次放在了妖女若男手心里。
“我没有,可是别人有啊。”妖女若男微微笑了笑,将钱袋又一次还给画儿。她的意思是,为富不仁的富人有的是银子,她可以“借”他们的银子花,还经常救济一些穷人呢。只要天底下有为富不仁的富人,她就不愁银子。
“哦,我想起来了,你爹在浙军,每个月都有兵饷。”画儿不出所料的想偏了。
妖女若男闻言,禁不住笑了。
“不过,你爹的兵饷还是给他攒着吧,要是人家想要再续个弦什么的,不得花银子啊。”画儿坚持将钱袋再一次塞到了妖女若男的手心里。
“续弦……我倒是盼着,可是我爹偏不嘛。”妖女若男闻言,禁不住无语了,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我是真不用银子。若是缺银子了,我一定问你开口。”
“呃,好吧,那我给姑爷留着。你若是缺银子了,你可千万别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你教我做菜,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呢。”画儿见妖女若男如此坚持,也就只要作罢。
听到画儿要把银子给朱平安留着,妖女若男忍不住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这个傻妞,真是没救了。
“那我走了若男。”画儿拜见李姝心切,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跟刚才一模一样,画儿才迈了半步,胳膊便又被妖女若男给拽住了。
“啊?”
画儿诧异的扭过头。
“呵呵,若男是不是后悔了,好了好了,我不笑你,诺,给你。”画儿笑着掏出了钱袋。
“不是,我是说我跟你一块去。”妖女若男笑着伸手将画儿的小手按了回去。
“啊,你要跟我一块去?”画儿诧异的张大了嘴巴。
“是啊,我跟你一块去拜见下你们小姐。”妖女若男又重复了一遍。
“你去拜见小姐?”画儿又一次张大了小嘴。
“画儿,你想啊,我怎么也算是你家姑爷的客人啊,作为客人,怎么可以不去拜见一下女主人呢。不去的话,岂不是太失礼了。”妖女若男如是说道。
“呃,好像是啊。”画儿觉得哪里不对,又觉得妖女若男说的有道理。
“当然是了,咱们快走吧。”妖女若男拉着画儿的胳膊,往外走去。
“若男,你可不要乱说话,更不要把你的匕首什么的掏出来。”画儿再三嘱咐道。
“放心吧。”妖女若男口是心非的说道。
她之所以要跟着画儿一起去拜见李姝,是为了做一件事,做一件大事。
她想要帮画儿一把。
多少次了,画儿在天还没亮就起来给朱平安准备早饭了;多少次了,画儿去菜市场一趟又一趟,就为了买一只足年的老母鸡给朱平安炖鸡汤喝;多少次了,画儿一趟趟的带着做好的饭菜,不辞辛苦的去浙军军营犒赏兵士;多少次了,画儿没日没夜的给朱平安做衣服,手指都磨出老茧了;多少次了,画儿面红耳赤的给朱平安暖热被窝,等朱平安就寝时,再下床来……
在她看来,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画儿对朱平安更好的女人了,包括画儿的小姐李姝,画儿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既然画儿心心念念着朱平安,对朱平安掏心掏肺,既然自己也说服不了画儿,那就索性帮她一把好了。
相对于素昧平生、闻所未闻的李姝,妖女若男认为画儿才是最值得朱平安爱的女人。
画儿长的好看,身材该胖的地方非常胖,不该胖的地方一点也不胖,言行举止有礼有节,比那些大家小姐还要知礼呢;画儿的厨艺,嗯,在自己的言传身教下,做的饭菜已经是很好吃了,一般的小饭馆的厨子都不一定有画儿做的好吃;画儿性子好,脾气好,处处为朱平安着想,对朱平安掏心掏肺……
如此的画儿怎么可以做她的一个小丫头,屈居人下呢。
这次自己要好好的跟那什么李姝说道说道,好好的为画儿出个头。
若是嘴巴说服不了,妖女若男不介意用刀子说服她,相信一定可以说服的。
妖女若男对此很是自信。
画儿不知道妖女若男的真实想法,若是知道了,定然死也不会让妖女若男跟着去的。
出门往南走,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焕然一新的大宅子。这才一日没见,这大宅子就变的有些陌生了,门口多了两尊高大威武的石狮子,府邸牌匾也换成了“朱府”,瞬间高大上了不止一个档次。毫无疑问,就是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