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妻有空間
小說推薦首輔嬌妻有空間首辅娇妻有空间
陆娇看他依恋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惊喜,原身爱李长安,事事以李长安为准,相反却多有忽视自己的儿子,最近几个月因为李长安入京考试,原身既担心李长安考不中,又担心李长安考中后嫌弃她,如此一来,就更忽视儿子了。
陆娇心疼了一下秦默,对于原身多少是有些无语的,儿子不香吗?要什么狗男人,尽心尽力的疼爱儿子不好吗?不过原身最后大概也是醒悟了的,所以才会拼尽全力把儿子送到地窖中去。
陆娇想着叹了一口气,抱了秦默一会儿,然后把秦默放开了。
“默儿,娘要告诉你一件事。”
魔 妃 太 難 追
秦默见自个的娘严肃的望着他,多少有些不安,不过却很安静的听着陆娇说话。
陆娇由此看出,这孩子虽然五岁,但却早慧,而且极聪明。
“娘,你说。”
“我们没有家了,我们家被烧了。”
秦默小脸困惑,满脸的不解,陆娇也没有再和他多说什么,而是带着他往更偏僻的地方走了走,母子二人开始易容,两个人很快没了原来的样子,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
小秦默奇怪的望着自家的娘,不过也没有说话。
陆娇抱着他,两个人上了之前陆娇租的马车,命令车夫驶往城南的某处街道。
马车驶到的地方,正是秦家被火烧了一夜的宅子。
此时满宅都是破败狼籍,黑乎乎的宅门前,摆放着很多盖着白布的尸体,衙门的人正指挥着人把尸体运往义庄。
陆娇拉着秦默离得远远的,秦家宅弟门前围了不少人,所以也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人。
陆娇蹲下身子抱住秦默说道:“默儿,昨夜有人放了一把火,把我们家都烧没了,宅子里所有下人都被烧死了。”
陆娇之所以把这些事敞开了和秦默讲,就是不想他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些有的没的,他虽然五岁,但已经很明白事理了,她和他说明白,不让他心中存了恨,为那么一个狼心狗肺,道貌岸然的父亲,毁掉自己一生不值得。
小秦默此时已经震惊了,大眼很快溢满了泪水,因为这个宅子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宅子里的管家伯伯,烧菜的姨,以及陪着他玩的卫良哥哥他们都被烧死了。
小秦默想到这些,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回身搂住陆娇的脖子。
“娘。”
陆娇拍了拍小秦默的背,温声说道:“默儿,我们家的火是有人故意放的,那个人想杀的是我和你,他们都是枉死的。”
小秦默震惊了,难以置信的睁着泪眼望着自个的娘,一边哭一边问道:“谁要杀我们。”
陆娇半点没有隐瞒:“你爹。”
小秦默以为自己听错了:“娘,你说谁?”
“你爹要杀我们,”陆娇坚定的开口,慢慢的说道:“因为我和你挡了他的道,所以他想杀了我们,但是娘发现了,带着你逃了,可惜我没有办法再救别的人。”
小秦默听了陆娇的话,已经忘了哭,完全不能理解自家爹杀他们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娘对爹那么好那么好,他为什么要杀我和娘。”
“因为他是一个坏人,一个想往上爬的坏人,为了往上爬当大官,不惜牺牲别人。”
小秦默听了陆娇的话,心里慢慢的溢上了恨意,他对李长安本身没多少父子之情,因为李长安并不太喜欢自已的这个儿子,因为他姓秦,李长安觉得这个儿子就是他的耻辱,尤其是有一次李长安问秦默。
“默儿,要不要改跟爹姓啊?”
小秦默立刻否决了,坚定的说道:“我不改姓,我就姓秦,我是秦家的孩子。”
妖孽王爺和離吧 小說
自从他说了这番话后,李长安再也不理会他了,平时看到他就跟没看到似的。
对于小秦默来说,李长安还不如府里的管家伯伯和陪他卫良哥哥亲近呢。
陆娇看出了小秦默心中的恨意,摸着他的头说道:“娘告诉你这件事,是不想让你蒙在鼓里,而且娘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学他,我们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等默儿将来有能力了,记得替秦家这些人报仇,哪怕他是你父亲也不能轻饶了他,但我们现在不要恨他,因为他不值得我们恨,我们要努力的强大自己,直到自己可以对付他为止。”
陆娇温声细语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小秦默听着她的话,慢慢的沉淀了心神,软软的应道:“娘,我知道了。”
他话落忽地想到什么似的,伸手紧紧的搂住陆娇的脖子:“娘,你不会离开我吧。”
“不会,我会陪着默儿,直到默儿长大成人。”
小秦默听了陆娇的话,立刻扬了眉眼:“那就好,我只要娘就行了,我不要爹。”
母子二人抱了一会儿,陆娇抱着长安上了马车,母子二人一路离开南城秦宅,直奔方知府家而去。
不良混混無法反抗
方知府因为南城秦家被烧一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方夫人听到陆娇要找方知府,就让她们去衙门那边找。
陆娇告别方夫人,带着小秦默一路找到了衙门。
衙门内众人忙碌成一团。
方知府四十有八,长得高大魁梧,这个人很正直,可也因为他太正直,容易得罪人,所以一直混到四十八了,还只是一个五品的知府,不过他也不在意,安安份份的在雾州当知府,尽心尽力的替雾州百姓操心。
陆娇想到书里,李长安靠着秦家的钱,以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硬生生的爬到了尚书之位,很是替这位方知府不值,认真办事的人却只能坐在小位置上,那等狼子野心,狗心狼肺的家伙最后倒是爬到了高位。
陆娇心中更生出了要助方知府爬上高位的决心。
陆娇正想着,方知府奇怪的开口:“你找本官有事?”
陆娇抱拳给方知府请了安,然后上前一步小声的说道:“方知府,我有南城秦家灭门案的线索要禀报你,知府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里人来人往的很容易泄露了消息,方知府听到有关南城秦家案的消息,立刻示意陆娇跟他进入堂。
他欠秦家一个人情,一直惦记着,他刚来雾州的时候,还想帮助秦家,秦民拒绝了,说早年相帮,只是顺水人情,值不得他相帮。
不过方知府和秦民说过,这人情他记着,若是日后秦家有麻烦,可来找他。
没想到这次秦家就发生了这样大的灭门惨案,方知府是下决心要替他们家查清楚的。
此时听到陆娇说有关于秦家案的线索,他立刻把陆娇往内堂领。
等进了内堂,陆娇把秦民写的信交到了方知府的手上。
秦民在信上告诉了方知府秦家灭门案的内幕,并让他收留自己的女儿和孙儿。
方知府看了信,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灭决人性的东西,他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