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斩神旗一出,细密的金色纹理交织,岁月之书无惧,平静应对,先是躲避,而后轻触那些金色网格。
“就那么一回事吧,旗子受损严重,而且斩的是精神,我是承载物,连我的书籍本质都伤不了,你还是算了吧。”
它淡然开口,书页翻动,有霞光绽放,抵住了斩神旗!
漫 威 里 的 德 鲁 伊
“刀魔,教育他如何做人,校正他的人生路。刀魔,原本我很看好你,可惜,你当年太要强了,进入逍遥游后,非要进行精神大涅槃,想回头去找到所谓的十二段领域,弥补以前的遗憾,结果早逝。有些事,不宜过早接触啊,那个方雨竹所谓的元神大涅槃,应该也是在成为至强者后才开始的。”
当听到这里,王煊的眼神变了,这个刀魔还真有料,走到逍遥游大境界,却回过头来想重新摸索十二段领域?气魄不小。
“所有无情的人,就这么死了,你让我也走这条路?不通啊!”王煊适时开口。。
岁月之书没有回应呢,刀魔却先冲来了,一刀劈下,在刀光中,九只不死鸟飞出,带动着无边超凡之力,扑杀王煊。
冥河傳承 水平面
brother trap兄弟陷阱
这就让人动容,一刀之下,神禽显照,如同在召唤至强生灵的血脉参战!
王煊左手羽化拳,右手斩神旗,同时轰了出去。
岁月之书开口:“旗子有绝世异宝之威,不过,刀魔由我而出,他的长刀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不比绝世异宝差。刀魔,放开手脚,和他决一死战!”
旧约承载物,可“孵化”出至宝,现在演绎出的魔刀为绝世异宝,自然没什么大问题。
砰!
旗面下,金色网格将九头不死鸟覆盖,将它们……绞杀!
但是,那口刀依旧劈落下来了,和斩神旗激烈碰撞,瞬间有恐怖的能量激荡,在这里轰鸣。
王煊现在不想和他死磕下去,没有什么意义,他现在踏出十一段道路,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他现在只想拿下岁月之书,撕掉元凶,送吴茵的心灵之光回去。
所以,他时不时的“关注”一下岁月之书,或拿放大的斩神旗夯它,或者动用铁钎子去戳它两下。
岁月之书有些嫌他烦,又打不动它,却一而再的招惹,令它很不高兴,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上路,不识时务。
“为你准备了通天之路,你却这么的人嫌狗厌,自讨没趣,来回挑衅我,有意思吗?”
“有意思,你将吴茵送走,我才能放手一搏。”王煊说道,事实上,他在麻痹岁月之书。
他怕动用炉盖,一击砸不中,让它逃掉,所以一直用旗子、铁钎子招惹它,不时找机会给它来一下。
噗!
为此,王煊付出代价,刀魔确实很强,一挂刀光落下,金乌与真龙竞逐,两种恐怖的生灵翱翔,绞杀王煊,在他的身上留下可怕的血痕,险些将他截断!
当然,他也在刀魔的眉心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指洞,险些就彻底戳进去!
“行还是不行,给个痛快的话,你这样要挟我,我绝对不会向你妥协,不会走你安排的路!”王煊想先送走吴茵,怕误伤,因为他准备大动干戈了。
“送走她,你会接受校正的路吗?”岁月之书问道。
王煊立刻点头,道:“送走她,如果这里有对手能够和我战成一个平局,不用击败我,我就可以接受你校正的路!”
“好!”岁月之书答应,光影一闪,吴茵的心灵之光消失,被送回飞船,让她的精神重归圆满。
咚!
外界剧震不止,那是因为,大结界中有人抓住半成熟的至宝,以绝世强者的血液祭祀,让其轰鸣,最后引发不朽伞、生命池、神明宫的共振,整片天地都在颤栗,让人不安,甚至恐惧。
在这一刻,王煊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兼且外界发生那样的事,他现在动用养生炉的盖子,估计没有人会察觉。
岁月之书感觉腻歪,那小子暗戳戳,又来了,拿着铁钎子,无知者无畏,在那里挑衅,又想戳它。
“轰!”
然而,下一刻,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锈迹斑斑的铁钎子没了,出现一个古朴的盖子。
岁月之书起初还觉得他不上路,没完没了,消耗它的耐心和好感,但现在却有种惊悚感了,自身竟要彻底炸开了。
它想遁走,然而,温水煮青蛙时间太长,现在抽不冷子挨了这么一下,一切都已经迟了,它被恐怖的符文束缚。
砰的一声,书页被砸的纷纷扬扬,以神秘丝线缠绕的一二十页纸张如落花凋谢,丝线断了,所有书页坠落!
王煊吃惊,这书页太牛犇了,挨了炉盖一击,居然都没有碎掉,那本书只是破散开来而已,实在惊人。
不过,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这是孵化至宝的承载物,而且是两个文明的旧约合在一起,自然不简单。
虽然不如至宝,但它也很逆天。
砰!
他再次催动炉盖,没有任何的手软,当成死敌去砸,宁可毁掉,也不给它翻身的机会,炉盖落在纸张间。
“停,你想毁掉两个文明的旧约承载物吗,原本能孵化出至宝,你这是在犯罪!”岁月之书急了。
砰砰砰!
王煊没搭理它,又连着三下,岁月之书上浮现的朦胧光芒被砸的四处飞溅,飘落的纸张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再来一下真可能毁掉了。
王煊这才收手,至于刀魔,早在第一击时,其身影就被震的虚淡了,而后快速回归岁月之书。
哧!
王煊用铁钎子逐一刺穿纸张,现在能戳动了!
同时,他手中的斩神旗也没闲下来,或者用旗面去卷,或者动用旗杆去戳穿纸张。
共有二十三页纸张,就这么被他给收了起来。
“你疯了,面对两个神话文明的旧约承载物,你却这么对待,想要所有纸张恢复过来,没有两年的时间不可能了,而超凡落幕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你……”二十几页纸张发出微弱的光。
它居然被温水煮青蛙,被钓鱼了,感觉受到了侮辱,这简直没法接受。
岁月之书知道问题的根源所在,它不是这个神话文明的旧约,属于逝去的文明,所以在这个时代,威力没那么大,才被会被小子突袭得手。
但它还是愤慨,觉得很耻辱。
王煊没搭理它,再次用炉盖轻震了下,让它多了部分创伤,这才入手研究。
当然,他自己也不轻松,又差点被吸干,至于这片星空,都在轰鸣,都在剧震,至宝纹理刚才交织出去,太恐怖了。
“一时间研究不透,算了,先收起来吧!”王煊恢复过来后,带着松散开的纸张,第一时间进入命土,瞬息又冲向虚无之地。
他来到银色池子附近,站在仙茶树前,没过不久,一群分身就如同鬼魅般冒出来了,将他包围与盯上。
若非忌惮他手中的盖子,一群分身绝对要造反了,有段时日未见,无论是“老张”,还是“妖主”,都桀骜不驯,想取而代之。
“各位,都过来吧,送你们人手一篇古经,在这里好好参悟,我的就是你们的,你们的也是我的,将来我们合一时,藉此书籍去炼至宝!”
王煊如同发传单,一人送了两张,也没有隐瞒,告知他们厉害之处,让他们去研究,去琢磨。
就这样,他将岁月之书给“分尸”了!
还剩下几张,在那里轰鸣,愤慨,低语,喃喃,胡乱折腾。王煊依旧没理会,将它们和那页记载着精神病大法的纸张合在一起,封在了他自己开凿出的陨石洞中,这里载着一株仙人掌天药。
“这是什么破烂经文,简直就是一个精神病,将它和我分开!”剩下的几页纸张发光,死活不愿意和那页记载经文的纸张在一块。
王煊怎么可能满足它的愿望?用铁钎子钉住这几页,又将记载着精神病大法的枯黄纸张压在岁月之书上。
“我不想和精神病在一块!”
然而,王煊无视了它,离开这里,在虚无之地修行,疗伤,可惜终究是无法踏足十二段领域。
不久后,他踏上归程,怕外界有什么异变发生。
无法破开前无古人的十二段领域,但他的伤势好了,经过天药叶子、接近真实的物质、以及茶果滋养,他重返巅峰!
因为,外界很乱,他觉得不能靠自己去慢慢休养了,还是早点回到最强状态为好。
“最高奖励之一,旧约承载物,被我拿到手中,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完全可以回家了。”王煊琢磨,这地方太乱,有阴谋,有流血,至强者可能都要死一些,不是善地,或许该走了。
不过,他认为,需要自然一点,不要太突兀,毕竟至高奖励突然没了一件,估计各方回过神来后,肯定要发疯般寻找,别牵扯到他身上就行。
“也不见得会追查它,毕竟岁月之书是自由之身,在各地乱窜,它自己都说,没人能命令它,即便它消失一段日子,也没什么大不了,鬼知道它去了哪里。”
他想了想后,又彻底安心了。
“不朽伞!”有人大叫,似乎出世了,要被人得到了。
王煊没去理会,他有自知之明,现在的他敢进大结界去争夺,肯定会被打死!
他出现在熄灭的逝地中,溜溜达达,很是悠闲,坐等时间到了,被接引走。
他并没有等待过久,光雨蒸腾,他重回飞船,心情实在是大好!
“经过三轮选拔,跨越大战正式开始,战场中,有六座巨宫,当中有旧约承载物,有半成熟的至宝,这些东西并未全部放在大结界,现世中的有缘者可以去夺得!”
宇宙虚空中,那座比城市还巨大的钢铁堡垒内,发出这样的声音,告知具体情况。
六座巨宫,名字分别是:人世宫、逍遥宫、养生宫、羽化宫、幕天宫、御道宫。
青木变色变了,为王煊担心,道:“这是疯了吗?马不停蹄,三轮资格赛后,直接就进入主题,开始跨越大战,都不给人休息的时间?”
“王煊,你现在怎样了?”赵清菡也在担心他的身体,不久前,他接连大战,身上的隐患可是不轻。
吴茵则递给他一杯养生饮品,道:“别勉强自己,不行话,退出就是了。”
“没事儿,我已经恢复了。”王煊笑了笑,让他们安心,他听到六座巨宫的名字后,又不急着走了,想过去看一看。
片刻后,他被传送到一片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腐朽大结界前!
宇宙,外太空中,各艘飞船都在关注,都在捕捉那里的画面,录制下来。
青木他们的飞船自然也在捕捉那片宏大的战场的画面,很快,青木神色为之一怔,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开口道:“我去,那是谁?竟有个留着寸头的短毛贼,想冒充我师傅。你们看,真有点像啊,宇宙之大,出现相近容貌的人倒也情有可原。不过,他这贼眉鼠眼的狡诈样子,不如我师傅,气质差了一大截!等着看他挨打,最好遇到王煊,狠狠的教育此人一顿,像谁不好,非得和我师傅撞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