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远山一脸震惊的望着莲花河流,确切的说,是看着那接连开启的空间裂缝,也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自家孩子的满满恶意!
等等,这是…?
“风华!”荣远山大声吼道,“虚空龙族的能量气息消失了,我们先过去把至宝拿到手!”
徐风华愣了一下,低头看向丈夫,随后便也听从了命令。
战场之上,万万不能延误战机。更何况,她站在这里也只能干着急,根本无法帮助荣陶陶。
只不过,听荣远山的意思,虚空龙族已经死了?
它是怎么死的?跟刚才的痛苦嘶吼有关系?
难怪那精神冲击达到了如此恐怖的级别,原来是同归于尽类的星技!
在荣远山的一再催促之下,徐风华一头扎向了荣远山,带着他向深坑的方向折返而去。
修女與吸血鬼
由于之前见过另外一枚虚空至宝的存世形态,徐风华可太清楚这类至宝有多么难寻了。
也只有丈夫荣远山的气息定位,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虚空至宝。
“轰隆隆!”
虚空漩涡世界又是一次惊天动地的震荡,听得夫妇二人心急如焚。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虚空星球是要崩塌了么?就因为虚空龙族的凄厉尖叫声?
“嘶……”荣远山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看到了深坑中盘绕的漆黑身躯,如此上古神兽即便是死亡了,余威尚存!
荣远山很确定虚空龙族已经死亡了,它已经没有生命的气息了。
但是它怒目圆睁,一双巨大的龙眸中不仅充满了愤怒,还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阴狠暴戾之气,震慑着世间万物生灵。
“远山?”
“哦,走!去下面!”荣远山急忙回过神来,迅速下窜。
虽然他距离自家儿子很远,但是只要这个世界有九瓣莲花的存在,荣远山就算是被彻底解放,根本没有空间裂缝找上他。
在荣陶陶吸引火力之下,没有后顾之忧的荣远山效率十足,一头扎进了巨大龙身的缝隙之中,行进速度奇快。
而虚空龙族通体漆黑如墨,荣远山越是下潜,周围的光线也就越暗。
漆黑的龙身遮天蔽日,无奈之下,荣远山只能调整施法品质、拿起了一只小小的云朵阳灯。
寻着那令人胆战心惊的至宝气息,荣远山终于窜到了坑底最深处。
“咚”的一声闷响,徐风华也砸了下来。
“这里。”荣远山将云朵阳灯抵在头顶漆黑的龙尸下方,他蹲下身,一手扒开了坚硬的灰白岩石地面。
不知不觉间,他的双手已然穿透了虚空至宝,而他却没有半点触觉。
果不其然!
荣远山面色凝重,这枚虚空至宝的存世形态,同样是呈虚幻状的。
用手掌根本拿不起来!
“我看到了。”徐风华半跪在地,盯着丈夫扒开的地面小坑,也看到了稍稍扭曲的空间,“你觉得是时候了么,远山?”
荣陶陶为莲花之躯,荣远山为云影之躯,一个纯粹的雪境分身、一个纯粹的云巅分身,二人是无法吸收虚空至宝的。
徐风华倒是本体,她可以吸收虚空至宝,但问题是……
如果按照荣陶陶所言,虚空至宝只有两枚的话,一旦徐风华吸收了至宝,她很有可能会经历小儿媳-高凌薇经历的一切!
如此一来,徐风华很有可能也会前往世界的尽头?
听着徐风华的询问,荣远山心中一沉。
毫无疑问的是,自徐风华从荣陶陶这里要走第一枚虚空至宝的时候,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为荣陶陶趟开前路!
无论儿子未来将会面对什么,徐风华早已做好了准备,要带着孩子共同面对。
必要时,她也甘愿献出一切,极尽所能为孩子保驾护航。
对于自我牺牲,徐风华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这样的做法,唯一愧对的就是荣远山。
此刻一别,夫妇俩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面了。
毕竟,没有人知道那神秘的世界尽头到底在哪,也无人知晓神明·二尾到底想做什么。
荣远山迟疑片刻,沉声道:“这不就是我们追寻的目标么?”
徐风华:“嗯……”
荣远山:“不仅为了淘淘和凌薇,也为了雪燃军、为了华夏。
我们答应过何司领,比其他国度的魂武者更早一步接触这世界的奥秘,无论未来发生什么,都要确保我们的领先地位。”
说着,荣远山一手按在了徐风华的肩膀上:“去陪凌薇吧,去见识见识那更高层级的世界,由我照顾淘…呵,他现在不需要任何照顾了。”
事实就摆在眼前,父母二人面对着那被空间裂缝撕扯的莲花河流,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轰隆隆!”
虚空世界再次一阵剧烈的震荡,宛若催命之音。
荣远山:“吸收它吧,风华,我和淘淘总会找到莲蓬的。也许那个世界很凶险,但我会亲手将他送到你的身旁。”
将妻儿亲手推进火堆里?
荣远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更不是合格的父亲,但他却是一名合格的华夏战士。
另一方面,荣远山始终坚信,神明·二尾的所作所为是有其深意的。
他也愿意相信,闯入了那个圈子的妻儿,终有一日会成为二尾那样的存在。
这就是内视魂图存在的最根本道理!答案,早就已经摆在内视魂图的功效里了!
“喵!”小煤球的叫声传来,黑不溜秋的它窜进了坑底,凭借着无与伦比的敏锐感觉,寻回了主人的方位。
没有了虚空龙族的亡命哀嚎之后,小煤球与小木炭恢复了理智,也急忙寻找主人。
区别在于,小木炭在莲花河流处停了下来,虽然它未能有幸见过荣陶陶施展莲花瓣,但是它把这浓郁的雪境气息当成了荣陶陶。
而小煤球则是沿途搜寻,寻着虚空至宝的气息,惊慌失措的钻进了庞大龙族的尸体下方,也找到了跪倒在地、神色哀伤的主人。
“噗~”
徐风华并没有给小煤球撒娇的机会,她一手拾着猫咪,随手按进了自己的脚踝中。
小煤球同样是虚空魂兽,如果真的出了意外,它不小心吸收了至宝,那全盘计划就都乱了!
荣远山轻声说道:“凌薇不会骗我们,她能参加阳阳的婚礼,也代表了她的确身处安全环境。
风华,去了那里之后,潜心研究虚空至宝,看到未来之后,如果真的有答案,通过凌薇把消息传递回来。”
“嗡!!!”
大肆震颤的虚空世界,让徐风华下意识的伸出手掌,纤长的手指点在了扭曲的空间上:“你快走吧,和淘淘先走,这个世界好像要崩塌……”
话音未落,一股股浓郁的魂力波动突然传来。
徐风华瞪大了一双眼眸,瞳孔几乎缩成了针芒状。
浓郁的魂力扑荡之下,荣远山“蹬蹬”后退两步,背部抵着龙尸,这才堪堪停稳脚步。
望着魂力波动剧烈的妻子,荣远山也意识到,计划中的一切都要来了。
“呲!”
蓦的,身后突然开启了一道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
它们不都去针对荣陶陶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漆黑的龙尸瞬间被撕扯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洒而出,淋在了荣远山的背上。
“走!”徐风华一声厉喝,声音却有些吃紧,“快,走。”
荣远山望着徐风华的背影,面色有些黯然。
从始至终,他都是眼神坚定、面色沉着。
而此时,在徐风华无法转头观瞧的情况下,荣远山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点点不舍。
“再见,风华。”
徐风华的内心复杂至极,她看不到丈夫的表情,但却听到了道别的语气。
她的动作僵硬,艰难的扭过头,抬眼望去。
“噗~”
荣远山却并没有给她观看的机会,身体化作了一团迷雾,向上方飘摇而去。
“呵。”徐风华一声轻笑,有些无奈,也有些苦涩。
下一秒,她却是面色一变!
“呵……”徐风华倒吸了一口凉气,虚空至宝瞬间入体,这枚至宝的情绪竟是那样的霸道!
那是一种坚定,一种决绝,一种对达成目的绝对自信!
即便是徐风华内心五味杂陈,当她下定决心要吸收这枚至宝的时候,就已经与虚空至宝的情绪契合了!
一切目标,必须会、也必然会在顷刻间达成!
这也太霸道了些……
啊啊 在夜晚添上日光之時
如此可怕的情绪之下,两方虚空至宝在她的体内无限的融合,而后来的这一方虚空至宝可谓是强势入驻!
刚一来,它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
要知道,先吸收的那枚虚空至宝·梦时,情绪可是卑微、渺小,对这个世界饱含敬畏之心。
而新来的虚空至宝第一时间抢走了指挥权,不仅将两方至宝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也教导了小弟该如何做人…嗯,如何做宝。
常敗將軍又戰敗了
“呵,呵。”徐风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虚空魂法迅猛提高之间,她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想法。
“终有一天,我会揭开更高层次世界的奥秘。”
“嗡……”体内合二为一的虚空至宝嗡嗡作响。
“不用道别,远山。终有一日,我会回到你的身旁。”
“唰!”
徐风华心中念头刚过,整个人突然消失、跨越了极远的距离,从深坑最底部瞬息移动到了深坑边缘。
她依旧紧闭双眼、半跪在地。
而在她身侧不远处,是一团刚刚飘出来的云雾。
荣远山拼凑出了人形,黄云至宝的作用下,他一脸惊恐的看向不远处,也看到了半跪在地的妻子。
徐风华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瞬移了。
“我会参破虚空至宝·梦时的秘密的,会寻到它的使用方式,我会前往未来,去一探究竟…嗯?”
这一刻,世界定格了。
面色惊恐的荣远山,身后撕开的空间裂缝,不断震荡的虚空世界,统统定格了下来。
徐风华心中一颤,只感觉寒风拂面,霜雪弥漫。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融为一体的至宝不断震颤,徐风华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她见识过高凌薇集齐至宝后都经历了什么。
但是寒风拂面,霜雪弥漫?
虚空星球中一片安稳,几乎没有风浪,更别提霜雪了。
徐风华一脸错愕的睁开双眼,却是发现周围一片灯火通明。
军营中静悄悄的,四周的建筑悬挂着莹灯纸笼,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她的膝下不再是灰白相间的岩石,而是…寒冰?
龙河?
超級巨龍進化
这里是龙河营地!?
无论龙河周遭变成什么样子,是否建立起了完善军营,徐风华都能一眼认出这里,毕竟,她曾在这里孤独的伫立了近二十年!
“徐魂将?”蓦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徐风华猛地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
相比于普遍人高马大的雪燃军而言,一米七的瘦弱小伙子的确不多。
他戴着眼镜,一身雪地迷彩,身上和作训帽上满是霜雪,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候许久了。
徐风华认识这个孩子,这不是高庆臣的警卫员,少年班小魂之一·焦腾达吗?
这……
徐风华心中一惊,虚空至宝·梦时,前往未来!
当年万安河在前往龙河之役的路途中,开启了虚空至宝,直接降落在了松魂校园里。
而此时此刻,自己开启至宝,竟然降临在了龙河畔?
为什么?
因为对某地的特殊情感作祟么?
“呼~”
徐风华看似肉身,身体却突然忽隐忽现。
可能是因为她目前虚空魂法与虚空魂力品级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她初获至宝的缘故,无论如何,她都处在急速消亡的过程中!
焦腾达心中一急,顾不得许多,急忙开口道:“旧世梅竹,旋涡莲蓬!”
“噗……”
徐风华的身影悄然消散。
“旧世梅竹,旋……”焦腾达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也缓缓闭上了嘴。
直至此时,他依旧觉得这是一场梦,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呵呵。”焦腾达摇头笑了笑,顺手摘下了沾染着霜雪的眼镜,一手轻轻擦拭着眼镜上的霜雪。
悖论啊,淘淘,悖论。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的莲蓬,我又如何告诉你呢?
可是…如果我没有告诉你,你又是如何找到的莲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