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心思转定,便是离了清玄道宫,寻到了钟廷执这里。知他到来,钟廷执将他请入殿中,询问来意。
张御说了伊初之事,又言:“伊道友已有半载不曾与我联络,此事有些不同寻常,故我想请钟廷执设法推算了一下其人下落。”
钟廷执闻知之后,也是郑重起来。
在他的想法之中,天夏不应该也不能够存在玄廷无法察觉的地方。
伊初虽是投效之人,可现在怎么也算是天夏人,便不提这个身份,这样一个身居上层力量的人无缘无故的消失,这里面的事情必须要弄清楚。
他问道:“张廷执可有与之牵连的物事么?”
张御道:“此前我给予了伊初道友一张法符,伊初道友应当不会遗落在外,或可凭此找寻。。”他伸手入袖,取了一张法符出来,交给钟廷执,“此符与伊道友身上玉符气机相同。”
钟廷执接了过来,道:“若是如此,那寻起来便容易许多了。”他对着身边弟子吩咐了一声,让其人去把崇廷执唤来,两人合力推算当是更为容易一些。
不一会儿,崇廷执到来,听闻这事之后,也是沉声道:“此事我二人当尽全力。”
两人说定过后,下来摆是在道宫之中摆下法坛,随后坐定阵位之上,借助推算法器全力推演,并且有清穹之气源源不断补充进来。少时,便有一道光华自两人身上升起,如初生之阳,煌煌照下内层。
不一会儿,便见某处金光一闪,那枚事先摆在案上的玉符也是微微一跳,显是与某处有了一丝牵连。
钟廷执和崇廷执二人相互配合,飞快将此气机抓摄而来,随后再是一番推算,这才收歇下来。
两人又商议了一会儿,钟廷执站起,将案上玉符拿过,递去给张御,道:“我等已是寻到那位伊道友所在,凭此法符当能寻得,不过我等也是察觉到,伊道友此刻虽有危险,但亦有一线生机,且若过去,或能寻见结果。”
崇廷执道:“若是张廷执认为那结果对我天夏更为重要,那么崇某建言,或可让其自行脱困。”
张御道:“我知晓了,多谢两位了。”
按照崇廷执的看法,若他此刻不去救,让伊初自行解决事机,那或许就能找到最为接近的答案了。
可是事机不成,大不了再慢慢找寻机会,可是性命却是经不起损折的,既然伊初有一定可能失机,那他就有必要出手了。哪怕其人不具备上层力量,只是一个天夏人,在明知其有危险的情形下,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他从钟廷执处告辞出来,拿起玉符,感应了一会儿,便有一道光亮从上层照落去了下层某处。
一片幽暗之中,伊初猛然醒觉了过来。他赫然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巨大的茧子之内,他只记得自己进入了一处坑洞之中,却不想出现在了这里,当中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起来了。
他正待施展力量挣脱出去,却是动作一顿。
透过那朦胧的茧壁,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脸出现在了那里,似正盯着自己直看,过了一会儿,那人脸居然蠕动了起来,并缓缓往一处挪移过去。
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什么人脸,而是某个巨大东西的背部,从不完整的轮廓判断,看上去像是某种巨大的蠕虫。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
他方才这么想时,却听到了周围有一种奇怪的声息,像是无数爬虫爬动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其好像是从心尖上挠过,让人烦躁不安。
在这个声响之中,他感觉有异,努力侧首一看,见自己的手脚正在慢慢缩短,并且慢慢向某种蠕虫短触的模样所改变。
他嘿了一声,这是被占了一个先手啊。
B-Talk
有些东西的神异能力是不讲道理的,你要么早早躲避或是将其消灭,若不如此,一旦进入了那些东西的神异路数之内,那么你就没办法于之抗争了,哪怕你的真实实力超过对手一筹,结果也是一样的。
很显然,他进入此间就是对方神异发动的先决条件,导致他此刻被动受制。
可这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情,毕竟一路之上至高的灵性指向了这里,使得他不得不往这里来追逐答案。
他明白此刻妄自挣扎是没用的,要破局,唯有等待机会。
只要对面的路数有漏洞,那么他就能从中挣脱出来,要是对方从头到尾都不漏破绽,那么他也只好认了。
他还是比较乐观的,认为这里当是有机会的。
因为神异路数,也是生灵在对抗其他的灵性生灵中逐渐强大并完备的,一次两次的对抗并不会导致补上所有漏洞。
而他对自己也有自信,像他这样的强大的神异生灵,在过去世上不说少,但也绝不会多,那么被这个神异生灵同化的数目肯定也不会有多少,只要对抗的经验稀缺,那自然就会有瑕疵。
在这般等待之中,他的身躯却是慢慢变成了某种蠕虫,没多久,就只剩下了头颅和小半边身躯了。
而这些变化的部分也根本不再受他的控制,而是自己动了起来,并且他还发现,自己的神异力量也是流逝的越来越快,并化作了如同软蜡一般东西流淌出去,并与白色茧融合到了一起。
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哪怕他没有完全变成这等怪物,也没有余力反抗了。
可是他神情丝毫不变,依旧保持着一定的冷静,只是眼睛微微眯起,内中有光芒酝酿着。
就他的气息即将沉陷的前一刻,身上的灵性力量像是轰雷一般骤然爆发,那个捆缚身躯的白茧也是被强行撑开,这时仅余的一只手伸了出来,大部分的灵性力量汇聚成一只大手,将前方蠕动的怪虫一把捏住!
然而这个时候,变故陡生。他那另半边身躯却是剧烈扭动了起来,好像在与他争夺主导权。
特别下半身和两条腿那部分,本来已是差不多化成了蠕虫下半截的模样,此刻骤然抬起,并倒卷过来,在那最前端,却是骤然撕开了一个满是利齿的巨口,向着他吞咬下来!
伊初这时嘿了一声,他将脖子一扭,带动着身躯一耸,避开了那变化巨口的一啄,同时他侧过首,张大嘴对着其颈脖一口咬下去,并死死咬住,并令其挣脱不去。
同时拿住那只蠕虫的灵光大手又是使力狠狠一攥,顿时一声无声惨嘶传出,整个怪虫都是化作漫天白色的细点爆散开来。
可是伊初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他感觉自己那半边身躯挣扎的愈发剧烈了,并且他发现,上面有一张人脸图案在上面缓缓浮现,他暗自嘀咕了一声,“到这里来了。”
他抬起仅剩的手,一把抓住自己另一边肩头,却是准备将自己半边身躯给撕扯掉,尽管这样可能导致他的力量永远损失一半,而且他也不敢肯定敌人是不是只有一个,可这个时候肯定是顾不了这些了。
正待他要发力的时候,这个洞坑之内忽有一道灿烂星光落下,像是烈阳融雪一般,这些光华铺开之际,这里所有一切都是消融下去。
伊初发现,自己的半边身躯也是在星光之中退还回了原来的样子,连带自己的力量也是逐渐恢复了。
那辉耀星光这时骤然一敛,化成了一个年轻道人的身影。
伊初站直了身躯,对着前方一拱手,道:“张廷执,多谢了,老伊又欠你一次。”
张御道:“伊道友言重,你是受我嘱托而来,既然遇到危险,我自当援救,我因事耽搁,已然来的有些晚了。”
他看向这个坑洞,现在这里已经是变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下了。
伊初道:“这些东西伊某我也从未见过。”
张御缓缓道:“这或许是在圣者族类之前就出现过的族类,也或许是一直就长久存在的东西,只是我追溯这些至高灵性的时候,才是得以发现。”
伊初能理解他的话,琢磨了下,道:“这么说起来,以后越是靠近至高,越是会见到一些平日看不到的东西了?”
张御点首道:“理应是这般。”一般来说现实界域中的物事都是要借托于物的,哪怕有灵性存在,也难以完全脱离于物。
可若是有一个与物相对,完全依靠灵性的界域存在,那么就与一般意义上的世界脱离开来了,彼此没有影响。这就像是一根线的两端,越是靠近中间,双方越是接近,但是到了另一端,便就相距甚远,几乎没有交际了。
在过去,凡间物类的顶点,应该就是圣者族类,但灵类还不知道是什么。
“廷执这话有些道理。”伊初琢磨了,又道:“既然是线的两端,那么纯灵之所在中应该也是有层次较低的灵性生灵,只是我等已然居于上层,所以接触不到。”
张御道:“是如此,如果说是我们是物类一端,那么我们现在就是自己这一端走到另一端。”这就像是将一根线的两端拿起对接在一起,所以直接见到了灵性上层力量。
伊初能明白此意,可他又想到一个问题,抬头道:“可若是这样的话,廷执,这分明就是形成了一个闭合,那我们岂不是永远都接触不到至高了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