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低层区,阴暗简陋的厂房中。
乱七八糟的设备被随意的堆积在角落里,偷来的赃车还没有来得及拆卸,被锁链或者起重设备悬挂在半空中,像是等待肢解和处理的死猪肉一样,在冷风的吹拂中微微摇曳。
钢铁摩擦,就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刺耳声音。
寂静里,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在角落里响起。
而半身都改装成了机械义肢中年男人在正中间焦躁的踱这着步,徘徊,等待着,每到外面响起细碎的声音时,都会紧张的抬头。
往日里威风八面说一不二的BOSS如今这幅谨小慎微的样子,也没有人敢嘲笑和轻蔑,实际上,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出任何篓子和差错,甚至就连问候和欢迎的措辞都再三演练过,生怕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贵客招待不周,有了什么闪失。
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可他们连恼怒的神情都不敢有,反而像是被链子拴着的狗一样,耐心十足的等待着。
直到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迅速接近。
无线电里传来了岗哨的回报,令所有人精神一震。
很快,当铁门缓缓打开,穿着笔挺礼服、带着金边眼镜的男子昂首阔步的迈入,随手将凑上来献殷勤的小弟推开。
身后跟着一个服装朴实,衣角和袖口还沾着机油的佝偻男人,同样目不斜视,像是看不到近在咫尺的蝼蚁。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等候许久的马丁展开双臂,热情的走上去:“保罗先生驾到,实在是让我们这里蓬……”
“没用的话少说,我们赶时间。”
礼服男子保罗冷漠的推了一下眼镜:“来的路上我已经被业务部那帮废物伤透了心,希望你不至于也让我失望,马可先生。”
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 公子相思
“当然!当然不会!”马丁微笑着毫无羞恼,向着身后挥手:“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和那些其他人送上去的破烂不一样,这可都是完整的。”
两位手下赶忙将巨大的铁箱子端上来,掀开,便露出里面沉寂的铜光。
四把大小、长短、规格和模样都截然不同的粗糙枪械。
仿佛什么车库作坊里用蹩脚工具随便做出来的仿品一样,但却带着粗暴又冷厉的美感,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就……”保罗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佝偻男人推到旁边去了,一个踉跄,马丁急忙上前扶住,准备陪着笑脸想说什么,可是却看到保罗脸上的韫色一闪而逝之后,强行恢复了镇定,竟然什么都没有计较。
等待在旁边。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老头儿的身上。
佝偻的老男人趴在箱子的前面,半截身子都探入其中,小心翼翼的捧起其中的一把,轻柔的抚摸着它的枪身和棱角,眼睛亮的吓人。
那古怪又兴奋的笑容,看得人头皮发麻。
“呼,这是哪里来的小可爱呀?”
他怪笑着,眯起眼睛,粗糙的大拇指一点点的抚过了枪身,仍旧嫌弃不够一般,凑近了深吸了一口味道,还伸出舌头添了两下没有擦干净的油脂。
兴奋的神情陡然一滞。
就好像看到美人身上的疮疤和鼻毛一般,啐了一口:“妈的,垃圾机油……这个口感,是修车作坊里兑出来的润滑油?
精度也不够,右边偏了零点三,不对,零点四,但这么离谱的误差,制动效果是怎么做到的?怪,太怪了——”
嘀咕着谁都听不懂的话,老东西的动作飞快,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那一把沉重的武器迅速的拆成了上百个零部件分门别类的摆在了那一双带着浑浊阴翳的眼瞳前面,一个个的审视着,嘴念念有词。
很快,所有完整的枪械就被拆分开来。
可很快,绕着零件转圈的佝偻男人脚步忽然停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拿起了其中的一枚,然后另一枚,颤抖的手指在零件之间跳跃着,遴选,重组的动作飞快。
陪在旁边的马丁想要说话,可却被陪着老头一起来的保罗推了一把,顿时再度想起了自己的地位,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哪怕是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文盲,都知道,是哪个老头儿拿错零件了。他将两把武器之间的零件搞混了。
可随着老头的动作,地上的零件被再度归类。
宛如重生一般,依附在三具渐渐完整的骨架之上。
到最后,戛然而止。
只剩下三把残缺的武器,和一堆没什么卵用的重复零件。
“不对,还缺一点……”
老人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那三把面目全非的武器,满是恼怒和贪婪:“究竟还差多少?这些东西的规格真的一样么?
你还隐藏了多少东西?”
寂静里,无人回应。
只有暴怒的老头儿一脚将地上的零件和碎片彻底踢翻,若无旁人的怒骂着,许久,终于冷静下来。
直到现在保罗才凑上前去,轻声问:“李大师,您看出什么来了么?”
“看看看,光看有什么用?”
佝偻的老男人扯住了保罗,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东西哪儿来的?设计的人呢?在哪儿?我要见他,立刻!”
“呃,目前我们也正在找。”
保罗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目前,董事会迫切的需要您的意见作为参考,能不能麻烦您同我这样的庸人解释一下?”
“啧,一群废物。”
李大师不快的松开了手,弯腰,将地上那几个碎片捡起来,随意的拆卸,重装,很快又让它恢复成了原本的形状。
“看到了么?”
采集万界 小说
李大师回头瞥了他一眼,发现他依旧一头雾水的样子,神情越发不快:“这些东西,是一整套的,不止是这几把枪……
从一开始在设计的时候,恐怕就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模块化程度。出现在这里的这些零件,起码还可以用四个不同的型号上面。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找不出什么改进的余地……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吧?”
保罗微微愕然,旋即恍悟,神情渐渐凝重。
要么,设计这些东西的人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脑子一拍就从无数猜想之中找到了最接近的路。
要么,就是有一家公司在暗中处心积虑的筹备着这一切——不断的迭代,不断的实验,不断收集数据之后,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取舍和淘汰之后,才形成如今的模样。
而在说完之后,大师娴熟的填装着弹匣,进行着繁复的调试,仿佛早已经演练过不知道多少次一样,忽然抬起枪口,对准了那些悬挂在半空中的汽车,连连扣动扳机。
震耳欲聋的巨响迸发,接连不断的响起,门外传来了惊慌失措的脚步声,像是有人想要冲进来,可又被老大马丁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
当大师停止了动作之后,好几辆汽车已经被打炸了,断裂,燃烧着熊熊烈火。
“威力凑合,和公司的爆弹武器没有可比性,质量也太不稳定了,甚至会炸膛,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垃圾货色。
但是……好便宜啊。”
大师轻声呢喃着,低头看着手中已经浮现细小裂缝,即将报废了的武器,难以掩饰眼瞳中的钦佩和惊骇。
同样的效果,他们也能达到,甚至更好。
可这样的一把枪……用最垃圾的金属材料和最上不了台面的工具加工,从开始到结束,一个熟练工可能都用不了三个小时。
所耗费的造价,甚至比不上一瓶康愈集团的振奋剂。
完美的从垃圾堆里的每一个零件里压榨出了所有的价值,最后达到了如此惊人的性价比。
实在是,令人敬畏!
完全没有复刻的价值和必要,就好像财大气粗的人不会去在乎那么一点点损耗,更不会为了一套陌生的设计去改变整套的生产流水线一样。
可又是谁会专门为垃圾堆打造出如此惊人的杰作呢?
还是说,只是随意的信手而作?
和这一份让他隐隐绝望的巧思相比,就连那种不需要任何装药全部靠子弹内部金属反应形成破坏的未知技术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你们是不会懂的,保罗。”
大师端起眼前重新装好的武器,出神的端详:“你们永远不会明白——设计的精妙艺术,还有每一个棱角和弧度之后所隐藏的东西。
你们,无法想象。”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只是直白粗暴的铁疙瘩而已,可在一辈子都在研究武器的他看来,它的每一个细节都仿佛会说话一般,向着自己倾诉着其中无穷的妙用和构想。
只是思考,便仿佛能够隐隐明悟它的用意。只是考量,便能够感受到其中所孕育的创造精髓。
“实在是美人呀……”
在出神之中,他宛如托着婴儿的襁褓一般,紧贴着它冰冷的枪身,渐渐恍惚:“听啊,它在唱歌呢。”
是啊,唱歌。
在冰冷的风中,那过热的金属零件在冷却时微微震颤,在崩裂时细碎的鸣叫,彼此摩擦时宛如声带震颤一般。
吟唱着,充满那些恶意的、狰狞的,有关于死亡和毁灭的歌谣——
有那么一瞬间。
哪怕只是错觉……
一辈子都浸淫在杀戮武器研究中的男人,感觉自己窥见了真理。
如此接近,又如此清晰。
.
许久之后。
当微笑着的保罗将大师送进车厢,站在原地,目送着那一辆豪华飞行器离去之后,笑容渐渐消散。
“马丁。”他轻声喊。
“我在,保罗先生。”
魁梧的黑帮头目低头靠前,宛如驯服的家犬一般,谄媚微笑。
“刚刚大师说过的话,如果传出去,后果是怎么样,用不着我多说了吧?”保罗冷漠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们最好不要出什么纰漏。”
“是,我明白。”马丁不假思索的颔首:“稍后我会处理干净。”
“很好。”
保罗微微颔首:“乐园动力对你一直以来的表现很满意,接下来我们也会继续支持,甚至,不是没有能够让你上一个台阶的机会……”
不论当了多久的走狗,马丁在听到那个称呼的瞬间,也依旧忍不住呼吸停顿。
乐园动力!
对于下层区的野狗们来说,那些雄踞在顶层的企业巨阀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货真价实的圣都之神。
而乐园动力哪怕是在‘众神’之中,依旧排行最为前列——其麾下的产业供应了整个圣都百分之九十的汽车,垄断了一切大型工程设备的份额,以及三分之一的武器枪械市场!
“多余的话,我不多说了……”
保罗冷声吩咐,“找到这个人,死活不论。”
马丁愣了一下,紧接着用力点头。
超級合成系統 小說
短暂的犹豫没有被保罗所察觉,很快,来自乐园动力集团的使者也离去了。
只剩下马丁站在原地,凝视着手中染血的名片。
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
就像是野狗嗅到冬天靠近的味道一样。
如此不安。